在火车上一次比一次深入_下面的小嘴吃樱桃走路

我又开始新一轮的冲击,今夜没人打扰,一定要大战三百回合。

我将王静弄的投降了三次四,浑身无力躺在沙发上,整个大厅里,散发着事后的气息。

刚刚那会,实在太疯狂了。

感觉差不多了,我才将王静抱了起来,带她去洗了个澡,洗完澡之后的王静,意识逐渐恢复过来,看到我又想要,马上求饶道:“不能再要了,再要就要死了!”

“我记得你第一次还特别嫌弃我,怎么现在不行了?!”我说道,那一次要不是紧张害怕,也不至于那么快。

现在一点顾虑都没有,肯定会持久很久。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明天好吗,我现在想睡了,明天早上还要上班!”王静求饶道。

“行,这视频呢,先留着,等你什么时候给我服侍舒服了,再删也不迟!”我笑道。

“好!都听你的!”王静点点头,这才敢放松下来,过来洗香香,洗完之后,我抱着王静躺在她家大床上,有钱人真是好。

这一张床,柔软又舒服,价格估计抵得上我一年的房租了。

王静躺上床之后,很快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我将手机放在一边,也睡了过去,偷拍果照,或者我和她之间的视频,这不是我的风格。

我虽然算不上正人君子,但也绝对不会是卑鄙小人,会拿着这玩意一直威胁王静。

毕竟我以后还要结婚,不可能和王静一直下去,王静既然想找男人绿了她老公,这种好事,我自然是当仁不让,一马当先,扑汤蹈火,在所不辞。

第二天醒来,王静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条,还有一沓钱。

纸条上上王静娟秀的字迹:请不要忘记你的承若!

我拿起那一沓钞票,点了点,足足有五千块。

啧啧啧,我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四千五,这陪王静一晚上,就拿到五千块,这么好的活,既能舒服又能拿钱。

我也明白,这钱有一部分是过夜费,另外一部分是封口费,有些个小富婆包养男人,给的钱都会有封口费,毕竟这种事情曝光出去,女人比男人更难过。

这方面,对女人终究是不太公平。

我将钱收好,下楼骑着小电驴,打开手机开始接单,刚打开手机,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我接了起来。

“你还没起床吗?”王静冰冷的声音从那边传了过来。

“起来了,刚刚准备开始接单!有什么事情?”我问道,王静打电话过来,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有,昨天被你爆头的从陈金贵,夜里想请你吃个饭聊一聊,他说把视频删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你们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你夜里有空吗?”王静说道。

“我看看,下午再给你回复,我先上班!”我赶紧说道,这种事情,可不好答应王静。为了删除这份子无虚有的视频,王静和陈金贵可能已经身处同一条战线。

我去了,就说视频删了,倒时候陈金贵会不会真的放我离开都是个问题。绝对不能和陈金贵见面,我可不想去一趟之后,下辈子要在轮椅上度过。

关键我他妈没拍视频,哪里来视频删除。

打开外卖软件之后,等到中午高峰期,订单不断,而且都是比较近的订单,偏远一点就是属于富人区,没想到王静这么快就对象诺言。

一个中午,我就送出去一百多单,关键还轻轻松松,以前想要派出这么多单,谈何容易。

下午一点的时候,电话再度想起来,还是王静的号码,我接起来一听,确实男人的声音。

“小兄弟,我是陈金贵,关于视频的事情,考虑好了没?”陈金贵问道。

“视频我肯定会删除,到时候你问王总就行了,至于请客吃饭还是算了,您老不追究我的责任的就行了!”我赶紧说道。

我怎么想都觉得这是一场鸿门宴,去不得。我不仅破坏了陈金贵的好事,还将他脑门开了花,换做是我,就算没被打,打扰了我的好事,我觉不太可能会放过那个人。

毕竟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能永远的保守秘密。

他们当然不敢动刀捅我,可是完全能够将我打废之后,直接送回老家,离开这座城市,这样对他们就不会构成任何威胁。

“这怎么行,小兄弟,说起来我这是要感谢你,要不是你及时出现,阻止我实施犯罪,这会我可能已经进去了。那天喝了点酒,就不知道天高地厚,这次见面除了视频的事情,就是要好好感谢小兄弟!”陈金贵能说会道,这一通说法,居然把我说的我无言以对。

妈的,不愧是混迹商场多年的老油条啊!

“如果陈总真的想谢谢我,给我点钱花吧。这个比较实在,其他的东西都是虚的,我也没兴趣!”我笑道,用钱感谢才是最实在的做法。

“今天夜里七点,富贵大酒店,小兄弟你如果不来的话,王静这个大美人可就遭殃了,你自己考虑清楚!”

“王静,你把王静怎么了?混蛋!”我赶紧问道。

但是电话那头,已经响起了嘟嘟声,陈金贵居然把电话给挂了!

我在回拨回去,没人接,继续回拨,电话接通了,陈金贵笑道:“小兄弟,这么快就决定好了?看来你对王静还是挺关心的!”

“关心你妈!王静在哪?”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王静虽然和我只是一夜的关系,但是王静出事,我内心一阵焦虑,根本没有多想什么,就回拨过去。

“王总,看来这个小子挺在乎你的,你听电话!”陈富贵的声音,不一会,王静的声音传了过来,有些沙哑。

“喂,是我!”王静有气无力道。

“怎么了?”我赶紧问道。

“没事,陈金贵怕事情败露,如果不删了视频,可能将我送回老家吧!”王静说的轻描淡写,语气里却透露着慌张。

“把电话给陈金贵!”我说道。

“喂,小兄弟,想好了就来找我。我保证在拿到视频之前,之后,都不会动你们一下,要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涉险做违法的事情。不过你别想着报警,不然我们一起玉石俱焚!”陈金贵道。

“成,不就是个视频么?我删了还不成么,王总是我的上司,作为公司一员,看到自己上司遇难,不得不帮!”我说道,表明我和王静之间,只是上下级关系。

免得这丫的会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确实是个好员工,夜里不见不散!”陈金贵笑道。

我挂了电话,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是不是陈金贵和王静之间相互勾结,把视频删了之后,我对他们两都不会在构成任何威胁。

可是听陈金贵和王静的语气,似乎并不是开玩笑,陈金贵真是个麻烦的事。

该不该涉险去救王静?

我思索了良久,决定还是先去打探一下消息,陈金贵和我只有一面之缘,他记忆力不会那么好,仅仅见过一面,就能清楚记得我的面貌,我先去富贵大酒店看一下。

如果王静真的被陈金贵关了,那我必须去救,虽然我和王静之间是逢场作戏,但是这几天之后,我对王静开始有了微妙的好感。

我整理了下衣着,乔装打扮一番,去了富贵大酒店,刚刚准备进去,就被门外的礼仪小姐拦住:“这位先生,今天我们酒店被包场了。如果您想用餐的话,请明天再来!”

我正不知所措,突然看到大门上贴着招聘广告,灵机一动,指着那招聘广告道:“我是来应聘的!今天不行吗?”

“应聘?你?”礼仪小姐小姐漂亮的脸蛋上露出大大疑惑,问道。

“对,我不合适吗?”我问道,我过来特地穿着一身好衣服,西装革履,就是怕大酒店的服务员狗眼看人低,都不让我进去。

“合适,我看先生穿的这么好,不像是来应聘的,既然先生是来应聘,就请进去吧!”礼仪小姐笑道。

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一点都没得假。

穿的好,别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

“谢谢!”我礼貌道,径直走了进去,这家酒楼平时很热闹,每次路过的时候,都能看到大量服务员穿梭客人之间,今天却冷冷清清,一楼大厅连个服务员都没看见。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