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怀孕系列小说

对于临涣的变化,晏晏是不愿意面对的。 毕竟此刻他正拿着剃刀在新抓来的一只兔子上刮毛,说要给新出生的宝宝做一个毛背心。 晏晏无法接受他是怎么想的…… 只是看见他手上抓着的那只毛茸茸的肥兔子,让她忽然想起从前和自己一起流浪的球球。 那个又懒又肥还没啥自理能力的笨猫,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此刻的球球还在一个不知名的村落里面向行人讨包子吃,实在没了办法,她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吃饭了,只能守在附近的包子铺旁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期盼能有好心人丢一点包子皮给她都是好的。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球球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热气腾腾的大肉包,球球惊诧着抬头,一个笑颜盈盈的姑娘,将自己面前的肉包往自己嘴边推了推,而后开口:“吃吧,看你一定饿坏了。” 球球毫不犹豫就埋头开吃,吃到一半听见头顶上清脆的声音。 “等你吃饱了,跟我回家吧,看你也没有地方可以去,我家就我一个女儿,生活的很寂寞,你来和我作伴好不好呀。” 温柔的主人,闲散的生活,吃不完的鸡腿米饭,应该是每一个流浪的小动物最期盼的事情。 可是球球只是抬起头来把面前的包子往她面前推了推,然后便扬扬尾巴表示感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她有主人了,只是暂时找不到而已。 自从那日和班陆离他们分开以后,球球便一直行走在路上,跋山涉水,累了就找一颗树睡觉,渴了就去河边喝水,饿了就蹲在闹市上渴望有人发善心给自己赏点吃的。 她就这样一直走一直走,远处再也没有传来故人的消息,她倔强着寻找着晏晏的踪迹,她此生只认晏晏这一个主人,她是为她而活的。 这段时间球球走过很多的路,看过很多风景,很多时候她卧在树下趁凉,看见路过的人抱着自己心爱的宠物,其乐融融,自己就羡慕的不得了,在晏晏怀里睡觉的日子,也不知道这一生能不能在体会了。 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说不定,晏晏就在前方等着自己呢? 想到这里便又信心满满地上路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坚信。 晏晏此刻还在院子里乘凉,她看着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心满意足地笑了,已经四个月了,临涣几乎每个一段时间就把镇上的郎中叫过来给自己把脉,不过是生个孩子,弄得这么大的动静。 他那天推了个特别奇特的东西,一个木制的椅子,两边是圆形的,像是马车的轮子,临涣走过来把自己抱起放在椅子上,而后站在晏晏身后。 握住椅子后背的两个扶手,竟然将晏晏推着走了起来。 “怎么样,厉害吧。” “这是什么?” “我跟镇上的木匠学的,这叫轮椅,本来是给那些腿脚坏了的富贵人家的公子准备的,我偷学了过来。” 晏晏嘴角抽了抽:“我腿脚又没坏。” “你成天上蹿下跳的,伤了你就罢了,伤了我女儿可怎么办。” 晏晏只觉得自己今后没好日子能过了,这孩子还没生出来,这差别就那么大了,要是生出来,自己今后还不得沦落成和奶娘地位一样了? 而且---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女儿?” “因为我喜欢。” 大神我真的败给你了。 自从有了轮椅,晏晏连脚几乎都没有沾过地了,体重完全处于直线上升,拦都拦不住,八个月的时候,晏晏的脸已经有两个临涣那么大了…… 临涣坐在晏晏身边:“你现在躺在我身上就像一座山压在我身上。” 晏晏猛然坐起来:“说的好像我多喜欢靠着你似得。”晏晏白了,临涣一眼,起身就准备离开。 “怎么,夫人生气了。”临涣立马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越是怀孕后期,晏晏的脾气就越大,常常两三句开玩笑的话都能惹怒了她。临涣即便小心小心再小心,还是免不了的往枪口上撞。 “我才没有生气。”晏晏在临涣怀里挣扎:“你去找个身材苗条的老婆好了。” “好啦好啦我错啦。”临涣抱着晏晏,可是她现在的身材,自己根本很难控制住她…… “我做了酱板鸭,想吃吗?” 除了吃,其余的都激不起晏晏的兴趣。 临涣也实在是操碎了心。 这样的日子终于熬到了晏晏生孩子的那一天,要知道,男人在女人临盆的时候,是不允许进房间的…… 临涣就只能站在外面,听着屋子里面像是杀鸡一样的喊声,叫的连接生婆都受不了那个声音,接到一半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临涣看见接生婆出来,以为生完了,正要往里闯。便被她制止。 “哎哎哎,还没生完,你不能进。” “那你出来干什么!”临涣急了。 “她叫成那样我耳膜就要被震破啦!”接生婆嗦了几口烟袋:“她的体质和寻常妇女不同,我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 眼见着接生婆悠闲的模样,临涣此时就像一只热锅上跳舞的蚂蚁,他扯起接生婆的衣领就把她丢进屋子里,烟袋掉在脚边也来不及捡。 “要是我夫人有的三长两短,我让你全家陪葬!” 说着才终于在接生婆的脸上看见了一丝丝的恐慌。 她颤颤巍巍回到床前,鬼哭狼嚎的喊声重新从屋子里面传出来。 外面的临涣听得心揪成一团。早知道生孩子这样疼,他定不会让晏晏生的。 晏晏痛得厉害,临涣比她还要难过百倍。 终是撑过了那段煎熬的时间,临涣推开房间闯了进去,看见接生婆的怀里抱着一个正啼哭的小婴儿,晏晏面色苍白躺在床上,满头都是汗。 “恭喜公子,是个千金啊!” 临涣笑着接过孩子,坐在晏晏床边,他闻见小婴儿身上淡淡的腥味,觉得无比好闻,他伸出另一只手握着晏晏的手。 “你瞧,临牵燕出生了。” 晏晏缓缓睁开眼睛,虽然虚弱,但是掩盖不住眼里的欣喜,她撅了撅嘴巴:“可是这个名字好难听。” “名字难听了才好养活啊。” 临涣奇奇怪怪的大道理很多,晏晏习惯了,也不说他了。 晏晏的身板到底好,在床上休息了一天之后就能下地乱爬乱跳了,她抱着刚生出来的小女儿,眼里全是不尽人意的情绪。 “怎么就生了个女儿呢。” 临涣喜欢的要死:“怎么,女儿多好,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 晏晏很不甘心:“本来还以为孩儿他爸基因那么好,要是生个小男生,长大了肯定是个迷倒万千少女的偏偏公子,我还能蹭着睡个觉什么的,现在……” 晏晏抵着下巴想了想问道:“哎,你说我闺女将来,有没有可能把她的夫君借我睡睡?” 临涣赶紧把牵燕的耳朵捂上。 “可别让她成天跟你学的那么流氓。” 这两人世界瞬间变成三口之家,倒也其乐融融,多了新的成员,他们两个毫无带娃经验的人常常被弄得手足无措,那小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譬如喝奶她就只喝爸爸喂的,而且还要用特殊的方式…… 临涣每次从镇上打来新鲜的牛奶,放在瓶子里,然后把瓶子系在胸前,牵燕才肯乖乖躺在他的怀里喝,否则你就算是饿她一整天,她也不会乖乖喝。 喝的时候,小姑娘还常常望着他爹笔挺的蝴蝶骨发呆。 临涣无语凝噎:“你和你娘亲流氓的性子还真是出奇的一致啊……”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临涣看着姑娘一天天长大,欢喜的不得了,可是另一边观晏晏同志,就不那么觉得了…… 这世上会吃自己姑娘醋的,恐怕就只有晏晏一个吧。 “你先给她喂就好了,我自己啃馒头。”晏晏气鼓鼓蹲在桌子边上,故意不坐在板凳上,可怜巴巴地啃馒头,就是因为刚才临涣一直在给她女儿喂汤,而忘记了给她盛汤。 临涣哭笑不得:“你姑娘还没自理能力啊,我不喂她她会饿死的。”晏晏才不理会,自顾自地啃着馒头。 自从有了牵燕,临涣一个人要照顾两个,成天伺候小的吃喝拉撒,大的装疯卖傻,虽然累的要死,但他还是觉得无比幸福。 临涣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享受这样天伦之乐。 有心爱的妻子,可爱的女儿,平静的生活,这一切,都是几万年光阴里,从不敢奢求的。 他想,凡人的生活不过百年,百年后魂归故里,随风四散,一生无欲无求无忧无虑,倒也快活。 晏晏开始学写字,读书,她说要给姑娘做个好榜样,今后嫁个文化人,成天吟诗作对,看上去都高人家一大截。 她说她的女儿今后要嫁一个好人家,不担心生计,不担心未来。 不求那个男人对他有多好,只求她余生安稳,不被现实所累。 毕竟自己看过了那么多的风景,经历了那么多场物是人非,痴情的姑娘总被现实击垮,为了心爱之人放弃一切,那种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