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岳坶双飞

他弯腰,抬手一把挥开我,“别碰我!脏死了!”他年轻的朝气蓬勃的汗水滚落在地板上,自己动手脱了鞋换上,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要往楼上走。 可我不能让他走,我蹲在那里直接从后面抱紧了他的大腿,小脸贴在他有力的腿弯处,软软的祈求。 “莫宁哥哥!你别赶我走好不好,我会做饭,我会洗衣服,我也能帮你打扫房间,只要你让我留下来,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谁是你哥!!恶心死了……”他恼羞成怒,侧眸想要把我踢开,白皙的侧脸上有一抹隐约的红,可我缺执拗的不肯松开他,我想他一定会心软,因为在我眼里他不是坏人。 对于我的死缠烂打,他忍无可忍,低头拎小鸡仔一样把我拎起来,然后打开大门直接把我扔了出去! 砰! 无情的关门声,他进门之前站在台阶上望着我:“从哪里来的就给我滚回哪里去!” 我被摔得差点断了气,站不起来也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是上帝想渲染气氛,还是真的那么巧,很久没下雨的广州,那天晚上居然下雨了。 雨夜里,我蜷缩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屋里的灯光,期盼着那扇门会忽然打开,把我放进去。 可偏偏一直到关灯,那扇门也没有再打开过,我觉得我被抛弃了,又一次的抛弃。绝望,痛苦,惶恐无助,各种负面悲观的情绪,都慢慢涌了上来。 我在心里暗暗地发誓,告诉自己,只要能保住现在的生活,只要可以住进温暖、舒适的房间,吃上美味的食物,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不知究竟过了多久,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困,脑子也越来越沉,我甚至怀疑自己快死了。在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听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我觉得,我的那一夜,和她是那么的相似。 不过我觉得,我比那个小女孩幸运的多,至少,后来唐富贵回来了,虽然很晚,但至少回来了。 我想或许是上帝眷怜吧,平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夜不归宿的唐富贵,那一夜的下半夜,竟然微醺着回来了! 看见蜷缩在门口,已经瑟瑟发抖的我,唐富贵有些急了,他脱掉外套披在我的身上,对着我问:“告诉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唐莫宁呢?” 我有点委屈,我想诉苦,我想告诉他我是被赶出来的,被唐莫宁赶出来的,可我不敢。我其实还是知道自己是什么地位的,我知道他还不至于因为一个捡来的野丫头,去对自家孩子怎么样。 于是我选择了沉默,我瞪着眼睛,看着唐富贵,不开口,只是呜呜咽咽地哭着,把衣服裹的紧紧的。 多年以后,想起那时的我,我还是觉得有些可笑,虽然当时的我没想过示弱挑拨,可这行为,却已经在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了。 看我不说话,唐富贵拉着我的胳膊,走进屋里,一进去,就开始大声地嚷了起来。 “唐莫宁!你给老子滚出来!看看你做的好事!” 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似的,唐莫宁并没有真的睡觉,而是关了灯,在屋里等着。 唐富贵的话音未落,灯就亮了起来,接着唐莫宁冷冷的目光就进入了我的视线。 我觉得那眼神像是能杀人,冷冷地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 “我说过,有她没我!这是我家,我赶一个不喜欢的人离开,有什么错!” 不知道是为了遮盖自己的情绪,还是真的已经到了不想理我们的地步,说完这句,唐莫宁居然直接向着楼上走了过去。 “唐莫宁你给老子站住!” 唐富贵在酒精的刺激下,情绪似乎不大稳定,看着唐莫宁要离开,声音都显得有些歇斯底里了。 或许是辛苦和陆沉他们给我留下的记忆在影响我,听见唐富贵的吼叫,我整个人再次陷入的惶恐。 可对面,还在继续走向房间的唐莫宁却毫不在意,他忽然站住,背对着唐富贵说:“我能丢她出去一次,就能第二次。你能不能次次捡回来,就不知道了!” 像是为了挑衅,说完了,他再次向着房间迈出步子,这一次直到关门,也没有片刻停留,可他那句话,却像是魔咒一样,镌刻在了我的心里,和恐惧一起挥之不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