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a片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 循着《逍遥游》的朗诵声走进崖洞里,当看清了眼前的一幕后,柳睿差点没给气伤到。只见沐天青躺在地上摇头晃脑的吟诵着,这也就罢了,躺也没有个躺着的样子,右腿架在左腿上不停的晃悠,更可气的是,一边吟诵一边磕着松子壳喂一只小松鼠。好好的内功不用来修身,竟然用来磕松子壳了,柳睿算是彻底服了沐天青了。 “吱吱吱”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小松鼠顿时急得上蹿下跳,可惜的是闭着眼睛还沉浸在吟诵状态的沐天青一点都没有发觉。 “沐天青!”就算柳睿脾气再好,但也忍不住爆发了。 “咔吧”一声,手里的松子捏了个粉碎,涔涔的冷汗出现在了沐天青的额头上,心中大叫一声苦也,放浪形骸被小师父抓了个正着。赶紧的一骨碌翻身起来,小跑到柳睿的身边接过食盒谄媚的笑道:“师父,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啊,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啊,弟子好早早的出去迎接您啊。” 看着一脸谄笑的沐天青,柳睿发现自己一肚子的火气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只好叹口气道:“天青,你也就比我小两岁,能不能正经点。” 回复了正色的沐天青没有说话,只是耸了耸肩膀,将食盒的盖子打开,然后乐了:“松花糕、鸡蛋饼,还有一壶米酒,谢谢师父啊。” 看着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的沐天青,柳睿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双手撑着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每次都被这个大弟子气得够伤,但只要和沐天青在一起,柳睿就总觉得烦恼的事似乎也变得不烦恼了。 “还好,你虽然好嘴,但不好酒。”看着吃喝完了在那满足的揉肚皮的沐天青,柳睿调侃道。没办法,一般到了思过崖就别指望能吃饱了,所以每次沐天青一到思过崖,柳睿都会抽空送点吃的过来。 “我又不是祁师父,酒能当水喝。”舒服的打个饱嗝,沐天青翻了个白眼。 柳睿笑笑,站起身,看看旁边的石床上竟然放着两把木剑,走过去拿起来:“你做的?” “没办法,弟子是这里的常客,除了喂喂小灰外,就只好练练剑打发时间了。”沐天青挠挠头,其实思过崖挺不错的,很清静,就是没人来唠嗑是个大问题。 “小灰?”柳睿一时没反应过来。 “小灰,去,拜拜我师父。” 柳睿有点发愣,只见一只灰色的小松鼠从一旁蹿了出来,蹦蹦跳跳的跑到柳睿的脚下,两只小前爪竟然作出一副作揖的态势,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好可爱。”一瞬间,柳睿就被这小松鼠给迷住了,忍不住蹲下身子逗弄起小松鼠起来。 果然,女的对于可爱的小动物是没什么抵抗力的,沐天青如是想到。 不 得不说漂亮的女生和可爱的小动物之间似乎都存在着一种特殊的联系,只不过一会儿,柳睿就和小松鼠就玩的相当熟络了。 小松鼠也玩累了,蹦跳着跳下了柳睿的肩头,一头钻到了崖壁上的一个木箱子里去了。 “你给小灰做的窝?”柳睿轻笑着问道。 沐天青看得呆了一呆,巧笑嫣然的柳睿有着一种别样的美,和往常冷冰冰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很快,沐天青就摆正了自己的态度,同时也庆幸着洞里的光线比较暗,柳睿应该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 “嗯嗯,是徒弟做的。怎么样,手艺不错吧。” 看着给点好颜色就要开染坊的沐天青,柳睿实在有点忍不住这个喜欢耍宝的大弟子了,就一个大孩子。拿起石床上的两把木剑,左手一抛一柄木剑向沐天青飞去。皓腕一翻挽了个剑花,柳睿又恢复了往常那副冷冰冰的神情道:“来,我这做师父的就来试试你这弟子又长进了多少?” 接过抛过来的木剑,沐天青拱手道:“师父,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看招!” 看着走过来的祁阳,正在路边下棋的雨凝烟和高建瓴当即放下了手里的棋子,高建瓴笑道:“怎么,又为了天青那个不省心的孩子而来?” 祁阳恭敬的施了一礼,苦笑着道:“这些年也难为两位长老看护天青这孩子了。” “不为难,不为难,这孩子虽然淘气了点,但是心很好,心好就好。”雨凝烟笑着道。 听到了洞内隐隐约约有打斗的声音,祁阳皱了皱眉头问道:“两位长老,这洞里?” “没什么,柳睿那小妮子来看天青这孩子了,应该是在里面切磋吧。”雨凝烟笑笑道。 “要不要我们进去观摩观摩?”祁阳出声道。 “这两孩子当初进纯阳时都是天资聪颖的好孩子,天才间的对决,老夫也想看一看啊。”高建瓴起身拍了拍手道。 雨凝烟没说什么,身形一动就往崖洞飘去,那梯云纵的娴熟可是看得高建瓴和祁阳都一愣,终于知道沐天青的梯云纵为什么这么好了,估计离不开这位长老大人的私相授受。两人对视一眼,也往洞里走去。 走进了写着思过崖的大洞里,只觉得剑气森寒。 仔细的看了一会儿,高建瓴吐出一口气道:“不愧是当年被师兄夸为天才的两个人,木剑都能使出这份实力出来,如果……” “咦,有人。” 察觉到有人观看,沐天青拼了一记借着力道就是一个后翻跳出站圈,柳睿也察觉到来人了,也收了剑势。 “不错,不错。”雨凝烟当即一个纵身就下来了,后面两人跟上。 “见过两位长老,见过祁师父(师兄)。” 三人点点头,祁阳开口道:“小师妹,这次南下去参加名剑大会你也一起去,还有天青,你也去,明日动身。至于你思过崖的日子,先记着,名剑大会后再算。” “啊。”沐天青一脸的可怜,“祁师父,如果名剑大会上弟子替纯阳立了功劳,能不能将功折罪啊。” “就你。”祁阳一脸的嗤笑,“你能不闯祸师父我就谢天谢地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