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狄和他的三个儿媳妇

“晚凉,孩子的事情以后再想办法吧,妈求你了,你父亲现在更需要那笔钱啊!”苏琴紧紧抓着夏晚凉的手臂,老泪纵横,“要不然妈给你跪下了!” “别!”夏晚凉连忙拉住母亲,妥协道,“我帮!我还有一百万,我给你们。” 苏琴擦了擦眼泪,哽咽道:“乖女儿!妈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夏晚凉垂下眸光,心里却是无比难受。 这笔钱是她最后的家产了,一旦拿出去,女儿的治疗费,就更加没了着落。 下次出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了…… 孩子的状况,能撑到那个时候吗? 夏晚凉带着担忧,跟苏琴一起,还了高利贷,把父亲从天台上救了下来。 “还有五十万,再给你们一周,一周后不还,我要你们好看!”要债的痞子收了一百万的支票,恶狠狠的留下威胁,扬长而去。 父亲被人揍得鼻青脸肿,西装邋遢,双腿发软,几乎是由夏晚凉和苏琴两个人抬着走下的天台。 “夏家的公司,就这样没了……”父亲走了几步,忽然痛哭哀嚎起来,“我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到年老,还要遭到这样的对待!” 夏晚凉心痛起来,她父母都是善良好人,从小待她也是极好,给尽宠爱,可到现在,眼看就快到了退休享福的年纪,却被她连累到到这个地步…… 都怪她。 夏晚凉抱住痛哭的父亲,哽咽哭道:“对不起父亲,都怪我……招惹上了司夜擎。” 爱上那个狠毒无情的男人,她后悔了。 父亲紧紧抓着夏晚凉的手,迫切道:“你到底怎么得罪了司夜擎?是不是因为你不肯离婚?现在我们家都成了这个样子,你就别任性了,快去求求司夜擎,离婚,叫他放过我们!” 夏晚凉艰难道:“不……现在就算是我离婚,他也不肯放过我了……” “那他到底要怎样?非要逼死我们一家人吗?”苏琴也哭起来,“晚凉,你老实告诉我们,他到底要什么?这样逼迫我们,他总是有目的的吧!” 夏晚凉张了张嘴唇,却没办法说出半个字。 司夜擎要的……是她孩子的命。 夏晚凉舍不得。 “爸,妈。”她痛苦万分道,“公司,要不我们就卖了吧……然后一起去国外,重新开始生活。” “休想!”父亲态度坚决,“卖了家业,不如要了我这个老头子的命!” 夏晚凉说不出话了,垂着脑袋,神色痛苦纠结。 苏琴瞧着她这个模样,眼神转了转,不知道脑中在想什么。 父亲暂时被安顿在酒店里休息,夏晚凉回到医院,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想着办法。 不能看着父母两难,也不能就这样放弃孩子……她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思来想去,除了再去求一次司夜擎以外,没有其他办法了。 而她手中唯一的筹码,就是这份还没有了结的婚姻关系。 想到此处,夏晚凉第二天便去再找司夜擎。 但她一靠近别墅,就被保安呵斥赶走,并且威胁说:“少爷有命令,你再靠近一步,就打断你的腿!” 夏晚凉手臂还带着石膏,疼痛犹存,不敢再靠近。 又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干脆蹲守在司夜擎的公司,等他坐车从公司出来后,一路跟踪。 这样两天之后,终于让她找到了一个机会。 在一家会所里,堵到了喝醉的司夜擎。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