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

“老哥,你们卫家是大富之家,想必有不少人在朝中做官吧?”,陈楚这话的潜台词是:你们卫家那么有钱,一定给族中子弟买了不少官位吧。其实陈楚问这话是非常唐突的,这些事属于别人的私密,怎么能贸然打听呢!不过陈楚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之心,于是就问了出来。 卫度倒是不以为忤,只是眼神古怪地看了陈楚一眼,然后道:“老弟,我们卫家虽然有钱,一次性拿出万金也是做得到的,但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富可敌国。何况我们卫家在意的是赚钱,对功名并不感兴趣,虽然如果有家族子弟在官场对家族的生意有帮助,但是这一点完全可以通过财货结交的手段达成,而且代价要低得多。所以,我们卫家并未有人做官。” 陈楚终于明白了,原来卫家的财力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样富可敌国。但随即他又产生了一个疑问,那就是卫家为何会在乐平这样一个小县城内存放巨额钱货?想当日卫度竟然拿出了六千金来收买自己的两张人民币,按照卫度所说的,那么在乐平小城内就存放着卫家至少五成的流动资金!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陈楚在前世也是从事商业活动的,所以他立即猜到,卫家这么做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卫家打算在乐平进行一笔大买卖。只是这买卖究竟是什么呢? 对乐平县周边还不怎么熟悉的陈楚无法继续推测。不过他并没有就此问题继续追问下去。人家虽然不在意,可是自己总得知趣啊。 乐平县城位于并州北边,紧靠太行山脉的北部发端,在当时来说属于非常偏远的地区。 一行人沿着官道一路南下,陈楚惊讶地发现,越往南走,出现的流民便越多。这些流民或三五十人一群,或百十人一队,大多衣不蔽体面有菜色,每个人都神色麻木地拖动着自己的躯体。 陈楚不禁心有感慨:难怪东汉末年黄巾一起便一发不可收拾,就单看这流民景象便能知道此时的民生已经困顿到何种地步。 在官道上一直走了半个月时间,雄伟的洛阳城终于呈现在眼前了。 看着高大巍峨的城门楼,陈楚瞪大了双眼,心情无比激动。他妈的!老子终于见到汉代的都城了!与这相比,以前影视剧中的简直跟茅厕似的! 卫度一行人也很激动,他们倒不是有跟陈楚一样的情怀,而是因为终于平安抵达洛阳了。这一路上,除了陈楚之外,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要知道现在强盗四起,他们这十几辆大车是非常扎眼的,如果被实力强大的强盗盯上,那后果将不堪设想。不过好在一路风平浪静无惊无险。 进入洛阳后,卫度将大家安排在卫家产业的一处大客栈内,名叫迎宾客栈。陈楚由于与卫度同行,再加上人生地不熟的,于是也住进了这家客栈。不过各项费用全是陈楚自己掏的,这是坚持坚持的。 安顿下来之后,卫度准备出去办事,于是对陈楚道:“老弟,老哥要出去办事,你是先休息,还是立刻去鸿都门?” “反正无事,小弟打算先去把事情办了。” “那好,咱们就一起出去吧。” 两人走出客栈,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穿梭着。虽然此时汉家天下已处在崩溃边缘,但都城内倒是显得非常繁华。仔细一想,其实这也不奇怪,能住进洛阳的都是有些身价的,这些人聚在一起当然会使洛阳呈现出一派繁华的景象。 走了大约一柱香的功夫,两人来到了传说中达官贵人住得街道。在这里,人流明显稀疏了很多,街道两旁都是高门深院,显然主人身份不凡。 突然一辆挂着轻纱的马车从身旁驶过,在前面不远处的大宅门口停了下来。 陈楚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这一眼使陈楚呆住了。 只见一位罗裙美人在丫鬟的搀扶下款步走下马车。看她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发梳仙云,眉似远黛,绝美的容颜上还带着一丝青涩之气,但身材却已经出落得玲珑有致勾人心魂了。而最吸引人的还是那自然散发而出的书卷气质,似乎有一种催眠的力量。 陈楚呆呆地看着,直到那绝美少女消失在视线中还没回过神来。 就在这时,陈楚突然感到有人在背后拍了自己一下。 陈楚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身来,却见卫度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陈楚被抓了个现形,于是冲卫度咧嘴一笑。他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在他想来男人看女人可是天经地义的。 心里记挂着那位书卷美女,陈楚当下问道:“老哥,刚才那位姑娘是哪家的?世间竟有如此美女!”,陈楚的语气很感慨,在他看来,与这位书卷美女相比,后世的那些所为天后玉女简直就跟更扫厕所的大妈似的。 “怎么,动心了?呵呵,不过你小子恐怕没什么机会,人家蔡邕蔡大学士的千金可是被无数青年俊杰念着的,而且蔡大学士对女婿的要求极高,非文采风流的绝对入不了他的法眼。” 当陈楚听到蔡邕两个字时顿时惊呆了,以致于卫度后面的话他都没停进去。 蔡邕!?这是蔡邕的女儿!难道她就是蔡文姬!?这怎么可能?!蔡文姬现在应该还是个小女孩,怎么会变成美少女了!!……难不成是自己穿越惹的祸!难道是因为自己这只蝴蝶不小心扇动了一下翅膀,结果就将历史改了!蔡文姬因为自己的原因被催长了 两人在鸿都门前的街道上分手,卫度离开办自己的事去了。 陈楚来到鸿都门外,只见只见不少衣冠楚楚的人正簇拥在一面红墙下。这里面有风流倜傥的贵家公子,也有七老八十的老翁,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有钱。 陈楚有些好奇,于是也走上去观看。只见鸿都门的一面红墙上正贴着长长的告示,其上赫然是朝廷个官位的价格。 陈楚不禁有些瞠目结舌,他虽然在前世听说过灵帝张榜卖官的事,但此时身处其中还是感到非常震撼。纵观华夏五千年历史,能卖官卖的如此光明正大的恐怕只有这桓灵二帝了。 陈楚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也像其他人一样抬着头在告示上搜索起来。陈楚要找的是县令的官职,从头向后搜索着。官位在告示上是按官阶高低排列的,终于在告示中间的位置开始是县令的职位了。 陈楚不禁双眼一亮,连忙看后面的价格,果真如卫度所言是八百金。 陈楚继续搜索着,在他的想法中,最好是能找到一个并州的官职。 “并州乐平县县令,定价八百金。”,看到这条信息,陈楚顿时一阵激动。他本来认为能找到一个并州的县令官职就不错了,但没想到告示上竟会出现乐平县的信息。陈楚目前落脚的地方就是乐平县,如果自己能取得乐平县令的职位将为自己势力的发展提供极大的助力。 但随即陈楚的心中又泛起疑惑。这乐平县不是已经有一个县令了吗?怎么这里还在卖这个职位呢? 陈楚四下里看了看,看到一个年轻的太监正站在门口。 陈楚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朝那个太监走了过去。 “这位公公,在下想捐一个本地的县令,正巧榜单上有这个位置,但在下有一个疑问想请教公公,不知可否见告?”,陈楚不卑不亢地问道。 在这里不得不说,灵帝虽然做皇帝荒唐,但却非常善于经营,至少在鸿都门外负责接待的这些个太监对客户的态度是非常好的。 年轻太监一脸和善地看着陈楚,点了点头道:“这位公子请问。” “是这样的,我在来之前,我们那的县令还在,可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个职位呢?” 年轻太监眉头一皱,“竟有这样的事?公子莫急,我这就帮你查一查。对了公子,你说的是哪个县?”,年轻太监的表情非常严肃,那模样简直就像后世爱惜声誉胜过生命的老总。 “是并州乐平县。”,陈楚回答道。 年轻太监低声重复了一遍,然后道:“公子请稍候。”,随即年轻太监便快步走进了鸿都门。 不多时,年轻太监又回来了。 “公子,洒家已经替你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现在的那个县令已经七十多岁了,朝廷已经下了还乡令,只因暂时无人接任,所以暂代县令一职罢了。公子若捐了这个县令,只要一回去便能交接。”,年轻太监笑着说道。 陈楚恍然大悟,不禁心中一喜。“那太好了,只是不知我应该如何做呢?”,陈楚迫不及待地问道。 年轻太监笑了笑,不答反问道:“公子可是已经决定了?” 陈楚肯定地点了点头,“当然。” “那好。小李子,你带这位公子进去办理手续。”,年轻太监朝静立一旁的一个少年太监道。 “公子,请随我来。”,少年太监朝陈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于是陈楚便跟着这个少年太监走进了鸿都门。 进了鸿都门,沿着一条幽静小径来到一座殿堂。少年太监引领陈楚来到门口便停了下来,“公子请自进去,小的告退了。”,随即少年太监便离开了。 一般人在此时多少会有点紧张,但陈楚却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因为这给他的感觉不过就是一场交易罢了。 陈楚推开殿门走了进去,只见大殿当中摆着一张书案,书案后坐着三个上了年纪的太监。 …… 只花了一炷香的时间,陈楚便从鸿都门中走了出来。他失去了八百金,换来了一张盖有御玺的官凭文书,此时这张珍贵的文书正揣在他怀中。 当陈楚走出鸿都门时,鸿都门外的一大群人不约而同地向他。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年轻人捐的是一个什么官位呢? 不时有人走到陈楚跟前跟他拉关系,陈楚一概都敷衍过去。 离开了鸿都门,陈楚步行往迎宾客栈走去。路上,繁华的古代街市场景让他打开眼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