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花心啊烫 总裁电梯顶弄她的花核

“叶哥,没事的,你在我心目中还是那么帅!”钟山鹏以为他为这事烦心,手搭在叶秉宗的肩上安慰道。 “呵呵!去你的,我只是烟瘾犯了,出来透透气!猪呀你!”叶秉宗不禁有些好笑,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 “哦,好吧,我忘了你在戒烟。哦!对了,我带你去转移转移注意力。”钟山鹏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兴奋地拽着叶秉宗的手下楼。 “别拉拉扯扯,说去哪!”叶秉宗虽说着,但还是随他下了楼。 “这学期听说外语系来了个大美女,身材火辣就算了,脸蛋还那叫一个绝佳!”钟山鹏说起来两眼放光,手舞足蹈。 “你不是心有所属了吗!还这么激动!”叶秉宗鄙视的看着他。 “嘿,我这是帮你打听的,我可专情着呢!”钟山鹏骄傲的仰起头,却发现自己不能用鼻孔对视他... “去你大爷!两年了都追不到,好意思吗你!”叶秉宗提起那个李恬就不爽,一直吊着这小子,没事就给他点甜头,就这小子还高兴的不行。 “唉!话不能这么说嘛!”钟山鹏想到李恬就有些不好意思,语气也软了不少。 “行了,到时别哭着求我就行!快走吧!”叶秉宗打断他的话,大步向前走去。其实叶秉宗不想出门的,但又没事做,还是去看看美女吧。 后两人傻不拉几的在外院楼外等了半个小时都没见着。叶秉宗顿时就怒了:“耶,你打听清楚没有呀,老子都快晒死了!” 钟山鹏也奇怪,不应该呀!消息有误吗?最后两人还是直接上了楼去找,气势汹汹像讨债的一般。 后在她们教室看到了上自习的大美女。叶秉宗细细的打量起她来,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漂亮!妖艳中又透着清纯。 而钟山鹏看叶秉宗这么专注的看一个女生,不禁有些兴奋,原来他喜欢这一款,以前的方向搞错了。连忙捋了捋发型,一脸严肃的把那美女叫了出来。心想:不要感谢我哦! 而叶秉宗知道钟山鹏还在沾沾自喜一定会一巴掌拍死他,准备转身离开时,那美女就已经走了过来。 “你找我!”叶秉宗这才发现她傲慢的气质与她长相如此的不符,不禁有些寡味。 叶秉宗摘下口罩,走上前近距离的打量了她一下,退回身重新戴上口罩说道:“你也不怎么样嘛!”眼神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也不顾她的反应,双手插兜悠闲的转身下了楼。 “欸!叶哥,我还以为你们要亲上了呢,怎么最后又自己走了?”钟山鹏看得津津有味时就戛然而止了。 “去你丫的!下次别给我找些丑八怪!”叶秉宗不爽的说道。 “天呀!这也算丑呀!你说你都拒绝多少美女了呀!不能觉得你帅就得找玛丽莲梦露这样的呀!算了!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就算是嫦娥我也从天上给你拽下来!”钟山鹏一副视死如归的样。 “滚开,别在我面前叨叨,找你女神去。”叶秉宗现在看着他的脸就烦,踹了他一脚,独自走开了。 但叶秉宗不得不承认钟山鹏说到了自己的心事,这两年,不!应该是他打小开始,喜欢他的人不计其数,什么类型的都有,但叶秉宗还是‘守身’到现在。叶秉宗也不是没反思过,是不是自己太挑了?但就算再好看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叶秉宗也索然无味,最多赞美一番,心里却泛不起半点涟漪。 叶秉宗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把它归结为那些女生不够漂亮,入不了他的眼。这样一想就觉得心情大好,优哉游哉的回了寝室。 接下来的几天不咸不淡的过着,唯一让叶秉宗不爽的就只有牙套这事了。尤其是老王!哪天不拿他开涮都不行,不就他平时拽了一点吗!至于吗!叶秉宗郁闷不已,而且听说,钟山鹏那天居然说他大姨夫来了!这把叶秉宗气的半死,追着钟山鹏跑了大半个学校,差点没揍死他。 这晚终于到了周末,叶秉宗再也坐不住了,拉着钟山鹏直奔网吧。虽说寝室有游戏机,但始终没有网吧的那种气氛。 但比起叶秉宗来说,钟山鹏的瘾更大,一坐下来就没挪过屁股,实在憋到不行才忙冲进厕所,秒秒钟又一屁股坐了回来。而叶秉宗不知道是因为这几天睡得早还是什么,一到十二点眼皮就开始打架。 好不容易大胜了一局,叶秉宗心里那叫一个爽快,拿起桌上的拉罐猛往嘴里灌,却‘呲’的一声,让叶秉宗瞬间变了脸色。 妈蛋!....叶秉宗心想:完蛋了。 迟缓的放下水,叶秉宗用手轻轻摸了摸门牙上的钢条,感觉有些刺痛,应该是钢条蹦开了。叶秉宗觉得自己一晚的好心情都没了,现在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顿时心烦气躁。 突然一下想到了苏然,打开钱包拿出里面的纸条,心里犹豫着要不要打这个电话,但又觉得伤面子,而且说不定这是工作号,这时间点早关机了。但又一想,那钢条把自己嘴弄伤了怎么办!算了!试一试吧! 叶秉宗拿起电话拨了过去,竟意外的拨通了!但一直没人接,就在叶秉宗想挂断电话的时候被人接了起来。这使得叶秉宗毫无心理准备,舌头都捋不直了。 “喂?你好,哪位?”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低哑而迷离,让叶秉宗有些呼吸急促。 “那个,我是叶秉宗,就那个怼你的...”叶秉宗怕他忘了,还提醒来着,但一想自己这样真不是打电话去挑衅?不禁闭上了嘴。 “我知道了,怎么了?”苏然的声音清澈了许多,应该是清醒了。 “那个,我牙上的钢条崩开了...”叶秉宗摸着自己的牙有些不好意思。 “恩,知道了,你手不要碰它,尽量不要吃东西,明天一早就来医院。”叶秉宗一听连忙把手放了下来,这家伙有透视眼! “哦,知道了。”苏然没在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叶秉宗放下手机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大晚上的麻烦他。而且现在叶秉宗才知道这是他的私人号码,心里有种异样的情绪,看了看手机,把号码保存了起来。 又想了想,觉得自己不能欠人情,尤其是他的!所以做了一个慎重的决定:叶哥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决定原谅他以前的不懂事!........ ....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