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国语自产拍免费

杜子腾和宋倩灰溜溜地走了,许寒和宋念终于享受了二人世界的时间。 拿着酒杯,轻轻地摇动,许寒通过红酒看宋念,觉得宋念身上有一种让自己安静的气质,恍惚间,许寒想到了威廉·巴特勒·叶芝的一句诗“美酒需要唇齿的缠绵,眼神需要爱意的流转”。 宋念被许寒看着,不知是红酒的原因,还是害羞,微红的脸颊显示着她此刻的幸福。她的男人比她所谓妹妹的男人强,这就够了。 许寒看着宋念,又想起先前宋念眼中的惶恐,怕是宋念和宋倩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问:“念,刚才的女人是你的妹妹吗,为什么你们的关系好像不太好?” “不是好像不太好,是本来就不好。”宋念停下手中的刀叉说。 “你想听一个故事吗,许寒,一个关于我的故事。” 许寒放下酒杯,说:“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不能听的吗。” “我并不是在天海市出生,我是在京城出生的。在我父亲还年轻的时候,我们家是京城的小家族,我父亲与京城另一个家族的女子相恋,两人未婚先孕,在当时那个年代,这是非常禁忌的,在加上我父亲在政治斗争中站错了队伍,我们宋家被排挤出了京城。而我就在母亲生下后,交给了父亲,母亲被自己的家族带走,被迫断绝与父亲和我的联系。父亲心灰意冷,来到天海市,凭借昔日人脉,到也在天海市重新开始。父亲组了新的家庭,而我在那个家,就像一个外人一样。” 宋念说着说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是的,故事很老套,但谁又能想象那个故事中的小女孩背后的无辜,悲伤。一个小女孩,从小失去了母亲,父亲对自己也并不爱,还要忍受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妹妹的摧残,哎······ 许寒站起身,伸出自己的手,撩开宋念的发丝,小心翼翼地擦着宋念脸上的泪水,这一刻的温柔像小石子投进湖面一样,在两人心中泛起一圈圈的涟漪。 如果说一个男人什么时候最容易闯进一个女人的心,不外乎是她伤心的时候,你给了她一个哭泣的肩膀,温暖的怀抱。 夜晚悄悄降临,许寒叫了一辆出租车,送走了宋念,独自踏上归家的路。 哼着小曲,突然“妹妹你坐床头哟,哥哥我床边走哟,嘿咻嘿咻······”响起,原来是手机响了。 “寒哥,你在哪,有事商量,我和小五都在你家。”白若羽说。 “好,马上到。”许寒回道。 许寒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自己的家,那个留存自己和爷爷记忆的地方。 “寒哥,你来了。”小五在外面等许寒。 “嗯,进去吧。”许寒说。 白若羽见两人进来,先说:“寒哥,你这房子不错,你现在不住,给我和小五住呗。” 许寒怀念地说:“也好,这样也有点人气,毕竟爷爷喜欢热闹。” 说到爷爷,三人都是一阵沉默。小五当先开口:“寒哥,叫你过来,就是当年的事有一些内情。” “嗯,我和小五最近查到,当年嫂子的事可能是有人设计的,故意把嫂子弄到那个姓沈的床上。”白若羽也说。 许寒沉吟:“具体怎么讲。” “不知道嫂子有没有给你讲过,她现在的母亲是她的继母,叫蔡琴,是个非常势利的女人。”白若羽继续讲。 “继母我今天刚刚知道,不过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还真不知道。”许寒微眯着眼睛,大概猜到当年的事情可能就是这个蔡琴捣的鬼。 “这个蔡琴极其刻薄,当年就是她暗中跟姓沈的见过面,后来嫂子也被她带出去过。”小五适时地说。 “我们收到消息,这个蔡琴自恃出身书香门第,每年都会在家举办诗会,美名其曰以诗会友,实则只是结交一些上流人士。而这些上流人士倒也喜欢附庸风雅,都会去参加。”白若羽又说。 “你们的意思是说参加今年的诗会?”许寒问。 “嗯,寒哥,你去参加,然后接近蔡琴,套套话,这样不会打草惊蛇,有利于我们以后的行动。” “好,这事我会想办法的。”许寒也觉得这是个机会,一个拨开重重迷雾,挑战当年的机会。 “我先走了,你们待在这,别给我搞破坏。”许寒嘱咐道。 许寒来到玉树临风,看房间灯都灭了,蹑手蹑脚打开门,舒了口气,刚打开门,就听见黑暗中传来“你还知道回来啊。” 楚萱的声音像惊雷一般打入许寒的耳朵,许寒打开灯,尴尬笑着说:“哦,你还没睡啊。” 一开灯,楚萱幽怨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去哪儿鬼混了,你小媳妇都搁着等半天了,就差没有哭出来了。 “等你。”楚萱嘴里说出这话,味道怪怪的。 楚萱继续说:“我今天去医院,医院说你出院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许寒摸了摸鼻子说:“我好得比较快。”不怎么说,难道要说因为有宋念的照顾,看着养眼,所以好得比较快。许寒又不傻,才不会在一个女人面前赞美另一个女人。 “要不你先去睡觉吧,等了我那么久,应该很累了,快去睡觉吧。”许寒说。 “是呀,等了你那么久,你是不是要受点惩罚。”楚萱狡黠一笑。 “不是吧,这都要惩罚我,我是你的保镖,不是出气包。”许寒无奈。 许寒想老子堂堂四大公子级杀手,逆水寒,免费保护你,你还不知足?要不是你爷爷洗白了我的身份,你给钱我都不来。毕竟我保护的人都是有条件的,非美女不保护,非身价过亿不保护。 楚萱对着许寒笑了一下,走到楼梯口,转身说:“那,本宫就罚你陪本宫睡觉。” “啊!”许寒叫着。 幸福来得太突然,许寒的小心脏都受不了,看着眼前的画面真是风情万种啊。 “好好好,那我们快快就寝吧!”许寒眉飞色舞。 来到楚萱闺房,许寒就感受到了浓浓的孩子气,全部都是粉色,还有布娃娃。 许寒很不要脸地躺在了床上,说:“天都这么黑了,我们快睡吧。” “等我先洗个澡。”楚萱风情万种地说。 许寒内心狂呼,卧槽,不行了,这是诱惑我吗,老子要犯罪。 楚萱在浴室里,边洗澡边想,宋念,复华大学校花之一,居然敢抢我保镖,许寒,三两下就被我诱惑了。 原来校花不服气,斗法呢。 楚萱在里面洗澡,可苦了外面地许寒。那曼妙的身躯,高挑地身材,前凸后翘,许寒看得热血沸腾。一摇头,许寒决定做俯卧撑备战,说不定待会儿有场“硬战”要打。 楚萱出来了,说:“许寒,作为保镖,你要贴身保护我,让你陪睡,没意见吧。” 笑话,许寒会有意见,有便宜不占才是王八蛋。 许寒笑说:“没意见,我怎么会有意见呢。” 楚萱一笑,说:“那好吧,你睡地板,我要和我的小布睡觉了。”说完一脚把许寒踹到了地上。 许寒还没反应过来,问:“小布,谁呀?” “呶,我的布娃娃。” 许寒不敢相信,一切竟然是一场梦,自己最后被一只布娃娃,不,一群布娃娃打败,占据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 悲哉,许寒仰天长呼。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