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开二个同学嫩苞 刘大虎 陈兴

“你们两个不要在我这里秀恩爱了!”说完她直径的端着手上剩余的牛奶,从他们身边进去了。 蒋深远扶着陈思思出了门,轻言细语的安慰着。 https://www.hbyxsb.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715.jpg 明明她是被冤枉的,可是每次都独自在角落里舔伤口。 盛夏一个人蒙在被子里咬着嘴巴偷偷的哭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的被子被人轻轻的掀了起来,她猛的坐起来。 看到正在手上正握着被子的蒋深远,“你来干什么?” “我昨晚去了舒娴墓前,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也许我们可以试试看!”说着一迈腿上了床,看着盛夏说道:“时间不早,早点睡吧!” 盛夏皱着眉头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男人,心里莫名其妙的,试试看什么也不说清楚! 睡到半夜,陈思思又在外面使劲敲门,哭喊着。 “深远哥,救救我们的孩子,深远哥......” 盛夏睁着惺忪的睡眼,看着已经起身的蒋深远也急忙起身跟了过去。 打开门,陈思思披头散发的坐在门口哭的都快晕倒过去了。 一看到蒋深远紧紧的拽着他的胳膊,惊慌的说道:“深远哥,救救我们的孩子,好多血,我流了好多血......” 蒋深远皱着眉头看着完好无损的陈思思,“思思,你做噩梦了!” 陈思思一愣,随即朝盛夏跪下,不停的朝她磕头,“盛夏姐,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立马离开蒋家,我求求你了!” 她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竟然让盛夏都心软了几分,不过想到那个孩子是她自己故意弄掉的,也就收起了那份自作多情的同情心。 “你自己的孩子怎么流产的,你自己心里清楚!”盛夏低头看着跪在脚边的陈思思,语气里不带任何感情。 陈思思哭着摇头,“我和深远哥是真心相爱的,求你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 蒋深远想起那天浑身是血的陈思思,他搂过陈思思,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好了思思,你只是做噩梦了而已!” 陈思思一脸悲切的看着蒋深远,将他抱的紧紧的,“深远,我梦到了浑身是血,我害怕!” 她勾唇一笑,心里已经明白了,这也是陈思思的一个把戏而已! “好了,不要哭了,哭多了对眼睛不好!”蒋深远安慰着她,将陈思思扶起来,陈思思搂着蒋深远不肯撒手,“深远哥,我怕,你陪着我!” 蒋深远无可奈何的答应道:“好,我陪你去睡!” 陈思思这才破涕为笑,在那撒娇,“深远哥,还是你对我最好!” 陈思思全程都在做戏给她看,她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看着这个连自己孩子都能流掉的恶毒女人。 蒋深远扭头对着盛夏面无表情的说道,“早点睡吧!” 不知道为什么,比起哭闹的陈思思来,他更心疼这个一脸平静的女人。 走了几步,陈思思扭头冲她笑的很得意! 她看着蒋深远的身影消失在陈思思的门口,今天蒋深远对她好像没有那么嫌恶和憎恨了。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盛夏在家养了几天,气色就养的很好了。 她坐在花园里看和那些香气扑鼻的花都陆陆续续的开了,她就不由的觉得开心。最开心的还是蒋深远现在都不来找她的茬了,就连晚上睡觉都是睡在客房,不和陈思思同屋了。 她气色越发的好,陈思思的脸色就越差。 盛夏扭头看着不知道何时出现在陈思思,微微有些不快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陈思思看着面色红润的盛夏,心里越发的嫉妒,“盛夏姐,这几天你过的很舒心吧?” “我每天都很舒心!”她双手放在腹部,脸上的微笑刺痛了陈思思的双眼。 陈思思眼眸一转,笑的不怀好意,“下午你有空吗?” “没空!”盛夏毫不留情的说道。 “我妈有话想对你说!”陈思思又用了上次的那一招,“她说有东西要给你,关于你爸妈当年出车祸的!” 盛夏仰起头看着微笑的陈思思,面无表情的说道:“有东西寄回来就好了!” 陈思思站在她面前,“据说,你爸妈当年死的很惨,尤其是你妈,竟然被强暴凌虐了,难道这些你都不感兴趣吗?” 盛夏脸色刷的一下变的惨白,“我爸妈不是出车祸死的吗?” 陈思思见盛夏慌乱的模样,勾唇一笑,“那是我妈骗你的,你要不是不相信,她手上还有那个时候警方拍的照片,啧啧,真是惨不忍睹啊!” 盛夏紧紧的握着双手,极力的忍下想打陈思思的冲动。 “你妈想在哪里见我?” 陈思思看着身体绷的紧紧的盛夏,就觉得好笑,“带上一万块钱,四点钟在桂林路上万名商场二楼!” “好!”她立马去卧室里翻出这些年她存的钱,跟陈姨交代了几句就直接打车去了陈思思说好的那个地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