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托着娇乳撞击娇吟红妆

胖子只是微胖,一个诙谐的外号而已,他的对象挺漂亮的,早就认识了,之前徐晨没跟对象分手的时候也一起吃过饭。 别的不多说,点两个硬菜,整瓶白酒,一个是感谢徐晨帮助解决问题,另一个则是宿舍哥们一起聚聚。 https://www.hbyxsb.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714.jpg 徐晨心里有苦说不出啊,胖子的问题是解决了,自己却被女鬼缠上了,虽然目前看起来和平,鬼知道以后会不会出事。 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搞不好就炸了。 “听说年后咱们要去三峡实习两周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去。” “还有这种事情,肯定是越早越好啊。” 徐晨精神起来,他是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去实习就可以摆脱女鬼了,等她自己呆两周,或许觉得没趣就自己走了。 因为一句话高兴,多喝了两口,醉醺醺的结束饭局,胖子要去送对象,徐晨自己往回走。 单身狗,自己走,走在路上心发抖。路上都是成群结队,一个人倍感孤单,弄了包烟回宿舍,女鬼还在看电脑。 去厕所排泄了一下,顺便召唤城隍,他依然是吊儿郎当的模样,嘴里叼着烟,一脸烦躁。 “城隍爷,这女鬼赖在我这不走了,我怎么办?” “没事,你是冥客,又不怕女鬼吸你阳气,反而是她的阴气可以助你觉醒冥客的能力,好好混吧,等你解决了女鬼再说,忙着打牌呢,别呼唤我!” 徐晨心里升起mmp,跟了一位不靠谱的城隍爷,心里有苦啊。 其实很多人都被恐怖电影给误导了,鬼属阴,人属阳,人鬼相处则是阴阳相济,只要鬼不是有心害你,不会影响到自身健康。 哪怕她有心害你,自己也要被阳气侵扰,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保持理智的鬼,是不会跟你同归于尽的。而这个道理,徐晨在之后的经历当中才慢慢领会。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再加上城隍爷也说了,女鬼拿他没办法,壮着胆子上床,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囫囵的躺下,一推二五六,眨眼间就睡着了。 年后的第一节课,课堂里坐的爆满,徐晨坐到了最后边,故意把里边的位置空出来,让女鬼坐着。她一脸新奇的看左看右,能跟徐晨交流,一切都觉得好奇。 徐晨则在手机上搜索神神鬼鬼的灵异事,想多长长见识,可他看了一会,旁边的红衣就啧啧两声。 “这些一看就是编出来的故事,想知道鬼怪的问题,找我就行了嘛,让姐姐给你介绍介绍。” “求之不得啊,等我拿好笔记本,好好学习一下。” 两个人在心里交流,可没见徐晨这样精神过,也没见他这样好学过。 “人有三魂七魄,天地二魂常在在,唯有命魂在其身。人死之后天魂归天,地魂归冥府,命魂在人间轮墓。 正常的情况下,地魂去冥府轮回,之后天地人三魂重聚。也有一些人不愿去冥府,地魂与人魂聚合,也便成了你眼中的鬼魂。等鬼魂的力量消失,也便失去了轮回的机会,魂飞魄散。” 徐晨点点头,似懂非懂,忍不住询问:“灵魂的力量有多少?” 红衣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正常死亡的魂魄几乎没有力量,她们停留在人世间的时间短暂,必须去冥府报道。而意外死亡的魂魄还享有自己的寿元,这一类魂魄可以继续在人间停留,就像我这种存在,直到寿元终寝。” 做好笔记,真的长知识了,身边有一只经验丰富的女鬼,也是一种无形的财富呢。 继续跟女鬼交流,不知不觉的度过了上午的两节课,学到了很多东西,伸了个懒腰,坐着也怪累的。 旁边的学生就看徐晨在那发呆,随后又写写画画,全然不知道他在干嘛,神神叨叨的。 徐晨更懒得跟他们交流,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是断然不信神鬼怪谈的,跟他们说这些,浪费口舌。 网上的东西大多数是杜撰出来的故事,根本没有可信度,而关于冥客的讯息,更是没有头绪。倒是搜索到一群看手相算卦的骗子,在贴吧里备受追捧。 另一个让他倍感受用的知识则是关于鬼魂的相貌问题,人生前如何,死后也是那般,并非是面目可憎丑陋恐怖。其实都是人心有鬼,因为恐惧幻想出来的可怕,归根到底是人吓人。 鬼魂就借助人心的恍惚,精神不济的时候好好的收拾你。 不管怎么说,徐晨还是对阴魂鬼物保持界限,总觉得那东西阴冷,能躲一定要躲开。可惜红衣纠缠在身边,想躲也躲不了啊。 抬头望天,带着寒意的阳光照射下来,勉强感觉到丝丝温暖,前方的身影熟悉,慢走两步避开,形同陌路。徐晨的前任女友是本校的美术生,两个人坚持了不到一年就分手了,再见面也只是打个招呼,心中作痛。 年后换了短发的徐瑶瑶,显得干练精神,有让人眼光一新。只是一想到本属于自己的姑娘现在在别的男人怀里,心口更疼了。 抽颗烟,叹气一声,年轻不懂得爱情的年纪,喜欢用伤痛刻骨。 一连几天,上课逃课玩电脑,红衣就跟着游走。也没发生任何意外的事情,徐晨渐渐接受了女鬼的存在,多了个漂亮的女鬼陪着,也不会觉得孤单嘛,而且玩游戏超神的时候还有小迷妹在旁边庆贺,看恐怖片的时候也有鬼陪着。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陪鬼一起看恐怖片。 年后开始升温了,本以为生活就这样平平淡淡,而一件突然出现的事情,打破了宁静的湖水。开学后的第三个星期,老妈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徐晨的爸爸受伤住院了,让他赶紧回去。 没搞清楚状况的徐晨火急火燎的跑回市医院,好在火车方便,三个多小时的快车,傍晚就到了。找到病房,老妈一个人守在那,爸爸躺在病床上,脸色黑黄。 “妈,怎么回事?才给我电话呢。” 看着监护仪器跟两根输液管,徐晨一脸的焦急,能不着急么。 “你爸骑电动车拐弯的时候擦到了,碰到了脾脏,脾脏出血。” 徐晨上前两步,握了握老爸的手,眼里有泪光闪动,可他是男孩子,又坚强的忍了下去。 “医生怎么说的,要做手术么?” “先输消炎液,要是炎症下不去,就得开刀情理淤血,一会我回去拿钱,你在这边盯着。”老妈也是一脸憔悴,病人难受,手床的亲属也怪疲惫的。 “嗯,我在这盯着,要不你明天再回去,天都黑了。” “咱们押金没了,不交押金没法出药,明一早我再过来。有事儿打电话。” 老妈匆匆的往回赶,留下徐晨一个人,整个病房里的气氛怪异,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