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儿子再深一点妈妈要好多水饥渴男女办公室激战amp

“什么,你要回来种地?就咱们这黄土疙瘩能长出啥?这?” 对于夏青石的决定,父亲夏秋实和陈爱莲自然是一边倒的反对,不过还是扭不过他,只好先由着他的性子,或许等他摆弄一段时间,尝到失败的滋味之后自己就会回头了。 https://www.hbyxsb.com/wp-content/uploads/2020/0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3711.jpg 一人一杯空间泉水喝过之后,夏秋实和陈爱莲周身都泛起一片黑色的油污,母亲到是立竿见影的好状态,整个人似乎都年轻了几岁,半白的头发反倒还有转黑的趋势,反倒是父亲,或许是因为肝癌晚期的缘故,状态并不是特别的明显,对于去医院治疗的要求,老人还是执拗回绝,现在的农村再闭塞,人们也知道,癌症晚期进了医院也就是意味着等死了, 还不如守着自己的窝里强,夏青石倒也不勉强,只要有空间灵泉不间断给父亲供应,他有信心比医院的化疗要强一百倍。 夏青石的家在晋东北一个贫困山村里,前些年分地的时候,因为家里有三个壮劳力,所以父亲选择了距离村子最远的一片山地,整整一坐荒山,后来因为哥哥一家子去了外地打工,自己和妹妹又上了学,父亲这一病,整片偌大山地,只有母亲零零碎碎种点玉米土豆和自家吃的蔬菜,算是半荒废了。 “山娃你真的要一天五十雇佣我们种地?你爸妈培养你个大学生,挣钱点不容易,你不要乱糟蹋了!” 村长夏旺来一听夏青石的想法,当即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开玩笑夏青石家的情况现在可谓是家徒四壁,这小子倒好一口气要雇佣四五十个工人,不纯粹就是打白条又是什么。 “旺来叔你看这是什么?”夏青石将随身带的旅行包一拉开,得,真金白银显现的一瞬间,村里的大喇叭倍响,不一会就在村长的召集下,全村数的上的所谓壮劳力都来了,清一色的五六十岁的大爷大妈,这也是没有办法,穷山沟又怎么可能留得住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 很快,在一天五十现大洋的激励下,夏青石家所在的荒山,四处都是开垦劳作的身影,农村人本身都极为朴实加上又都是乡里乡亲,拿了人家的钱,自然不会出现偷奸耍滑的事情,这一点也是夏青石最为放心的地方。 “山娃,有些熟地,我们人工刨一刨,再除除草就可以下种子了,可是有些生地,人工是搞不成的,要是没有机器,这么大片山林,就是把我们累死也干不完啊!你二柱兄弟现在在镇上农机所上班,各种农用机车都会开,反正也是闲着,要不然让他也给你帮帮忙?”族叔李金贵找到夏青石为自己的儿子走后门道。 “这样啊?也好,我下午就去把机器买回了,你让二柱子回来吧,就是不要耽误了他工作就好” “嗨,耽误个屁,临时工一个月八百块,还不够吃饭的!行,我这就给你叫人去” 夏青石家所在忻府市平鲁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与三晋其他地方的产煤大县不同,平鲁根本就没有什么煤,还是传统的农业县,所以县城买农机具的经销商还是不少。 “平鲁农机大全?就这家吧!”挑了一家门面最大的店铺,夏青石也是图个省事,想一下子够全了事。 “老板我要开生地,需要全套农机具,你给我介绍一下好吗?” “都在那了,自己看吧!”疑似老板娘的一位三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打扮的浓妆艳抹,花枝招展,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电视,只是随意瞟了一眼夏青石一身不入流的学生装,立马失去了迎客的兴趣。 “老板这款犁地机价位多少,具体的功能能给我介绍一下吗?还有我想问一下这个能不能在山地上使用?” “没看老娘忙着呢吗,你自己看标签!” “你?哎!” “老板,那这个播种机的说明你有没有,这个上面没有标签,能告诉我一下吗?” “你聋了,都告诉你老娘忙着呢,烦不烦,愿意买就卖,不愿意买就滚蛋!”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顾客,是上帝,你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无端鄙视,夏青石脾气再好,也出了火。 “上帝?上你妈的蛋,你他妈知道这一台机器多少钱,随便一台几千上万,你个穷逼别乱摸,摸坏了你也赔不起,别耽误老娘做生意,滚!” “你,狗眼看人低!” 虽然夏青石出了店门,但那女人愤怒的咆哮还是不绝于耳。 “李老板,你这婆姨做生意的方式不对啊!好赖是客人,哪有骂客人的道理?” “管你鸟事,那种穷逼一看就是兜翻出来比脸都干净,要是每个人都接待,还不得把我婆姨累死,王老三,说吧,你这店狗屁生意也没有,盘不盘给我!” “哼,你走吧,我这都是进口产品,质量好的很,你给那么低的价,我宁愿不卖,我就不相信在平鲁打不开市场!” “哟,有骨气,再有一个月不开张,你就等着关门吧,咱们走着瞧,哎呦,穷逼,你找死!”那人一出门正好迎面撞上了心情不畅的夏青石,明明是他自己走路不长眼睛,反倒还盛气凌人的训斥别人,这素质可见一斑。 不过一见夏青石,似乎有些面熟,不就是刚才从自己家店铺被老婆骂出来的穷瘪三吗?这下有好戏看了,他倒要看看这穷瘪三到底是怎么装大尾巴狼的。 “小伙子,你要点什么?我们这里都是进口的农机具,从犁地机到播种机,收割机样样齐全,质量绝对上乘”店老板王老三一脸热情的招呼道。 “老板,适合山地林地,从播种到采摘全套农机具,全要最好的,我付现金!今天就要提货!” 说完,夏青石也懒得讲价了,直接掏出自己的建行金卡,立即转账,一百多万,眼都不眨一下,当场把那准备看好戏的李老板气的七窍生烟,两个眼珠子都瞪圆了。 “老李,你看我就说有识货的人,一百多万的生意,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替我谢谢你那懂事的婆姨!”王老三甩了甩手上的发票,不忘了在李老板的伤口上再洒上一把热盐。 “你个死婆娘,看我怎么收拾你个败家娘们!”一百多万的生意,都顶的上平鲁农机大全一年一半的销售额了,这么一尊财神爷,居然被自己的娘们狗眼看人低给轰出来了,给到谁身上都要气得冒凉气。 “哐当!”很快对面‘平鲁农机大全’店铺就传出了打斗撕扯的声音,夏青石路过时还听到那大嗓门女人喊什么‘要不是老娘每年陪农林局的领导睡觉,他们会内定咱们的农机具!就凭你,吃屎去吧’云云。 “哎,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