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姨子在客厅淫战 床上功夫让我欲罢不能

并非是我没本事摆脱颓废去高尚——我也是名牌大学毕业、毕业后一开始拿着高薪的白领,我也曾经有过一段

赚回来的,所以在我还是一个高尚的人的时候我真的很努力,不断的上进和进取,为的就是报答妈妈,还有就是可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我们以后是一定会结婚的了,我甚至连以后要供的房子都看好了,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没通过电话,甚至连一封email都没有,我们完全失去了联系,她就像是在

个房间里面充斥着的啤酒花和万宝路的味道,让我感到生活的无奈已经到达了极点,也许人的一生本来就应该在啤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打断了我这种感觉,于是我只有站前身来将裤子从膝盖提到腰上,然后眉毛上的那丛杂草略

也不知道多少次我自己让自己快活的时候就是这样被她抓住的,所以现在我索性连门都不关了,任由她想进就

当她说完了「又抽了这么多烟,都跟你说了多少次这是慢性了」「离电脑远一点,还想你的眼境片再厚一

点吗」「拜托你用完的卫生纸扔到垃圾篓里面好吗」等一系列每次进来都要说的话之后,我这才缓缓转头看了看她。

虽然手上的伞不住地在滴水,但她的头发、衣服已经是半湿,另外的一只手上提着大大小小的塑料袋,看的出

「但是你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妈现在虽然还可以养活你,但是我这份工作不稳定,说不定哪天可就没了。

「但是个啥啊!」我受不了她这么唠叨,起身将电脑开关直接拔掉,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叠的整整齐齐的衬

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说道:「你……你又去哪里?」我将裤子拉链拉上,说:「我去『寂寞城市‘去面试,

看看他们让不让我!」妈手上还拿着未洗完的菜,身子一颤,顿了一会,说道:「你……你吃了饭再去好不好?」

其实这个酒吧里面的绝大部分人都不像我,他们白天都有着很崇高的职业,有着一副让人肃然起敬的外表,有

着拿出来鼓鼓囊囊的钱包;但是一到了夜晚,他们却变得和我一样空虚,和我一样寂寞,也会跟我一样的不自觉来

台上的band队用沙哑的嗓音唱着迪克的《解脱》,浑厚的嗓音穿梭在整个酒吧,连服务生也会不自觉地跟

这样的接茬我并不是没试过,而且在「寂寞城市」,这样的接茬一般都意味着今晚这个女人很有可能会和你做

虽然,我每次来这里都是洪七公一样的打扮,但是却也会招到异性青睐,这让我越来越感觉到其实男人对女人

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已经发出暗号的女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皮肤很白,妆化的很是恰到好处,让人感觉到她

见到靓女,我没有丝毫紧张,因为我从来都不会去想接下来应该如何讨她欢心,如何哄她跟我,我只是会

「哦?」美女的表情变成了不屑,「那你说我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次答对了有奖励,……保证你满

我趁她笑的时候拿起酒瓶想将我杯中的酒加满,没想到她一边笑一边一把抢过我手中的酒瓶对着嘴就咕咚咕咚

霞也已经上了她的脸,就像是她天生的胭脂……女人想要喝醉酒可真快,不像我,要花那么多的钱才会有那么一点

她伸出图着红指甲油的纤长的手指,在我的嘴唇上轻轻的一划,然后缓缓地说道:「我要奖励你的……就是写

像往常一样,妈妈还是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每次都是等我回来才睡的,而且每次都是不知不觉的躺在上发

我不想吵醒她,但是我又实在是很累,于是我脱了衣服,扔到了沙发上,这样明天早上妈妈会直接帮我洗了以

我让她跪在马桶上,然后我从后面捅了进去,这样我可以尽情的欣赏她雪白的被我用手抽打的通红的样子。

由于是第一次,我将爱液射到了她被我打的红扑扑的上,然后温柔的拿纸巾帮她擦干净,这才和她一起穿

有些不同——那就是现在当我躺在浴缸里面想起她的时候,我下面居然还是会起了反应,而且硬的就像是刚才没有

我不得不承认,她在我认识的女孩子里面虽然不是最漂亮的,但却是最有味道、最能够激起我一种奇怪的刺激

妈妈穿的很少,外面穿了一件睡裙,下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是那种比基尼型的,由于睡裙被撩到了上面,

黑暗中,妈妈身上的味道传进了我的鼻中,柔软的身体就在我的怀中,我突然想起了刚才在「寂寞城市」的情

但是我喜欢这种感觉,有一种被母亲抚慰的安全感,又有一种被女人包围的满足感,还有就是……就是被她两

腿紧紧夹住硬得像铁棒的的性欲感……我的手也不规矩了起来,由她的腰上移到了胸口那丰软的两团……啊,

碰到那高耸的尖端,我就像触电一样,第一次这样摸妈妈的乳房,那种感觉……妈妈的乳房真大,一只手根本抓不

住,我不得不用两只手才能一握柔峰……不住的揉捏,并不是为了性欲上的挑逗,而是纯粹了感受,感受那种又绵

软又丰满的肉球,那属于妈妈的肉球……隔着衣服好像隔靴挠痒,我颤抖着双手脱掉了妈妈上面的衣服,两个圆滚

滚的肉球跳了出来,上面两个深红色的樱桃跳了出来,不住的晃动,我的心也快要跳出来了……妈妈的乳房并不是

上翘的,已经有些下垂,但是现在我的,并不是一对美丽的乳房……我的双手按了上去,那种软绵绵在我手中

不住变换轮廓的感觉,让我感觉就像是升了天……我睁大了眼睛,生怕漏掉了那里的每一种形状……妈妈轻哼了起

我心里突然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对,我很清楚这种不对并不是对妈妈这样的罪恶感,也不是害怕,是一种发现了

还没等我细想,妈妈的手突然滑了下来,有意无意的将我围着的浴巾拉了开来,我那根通红通红的铁棒直挺挺

向前送去,我那个红红的前端离她的脸也越来越近……妈妈似乎主动地缓缓地张开了嘴,迎接我的到来……我的前

端已经有了亮晶晶的液体,那证明的我的需要……妈妈的嘴角上露出了一种难以说的情的表情,眉眼之间似乎透露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一种景象……一样美丽的容颜,一样殷红的嘴唇,一样有挑逗性的浅

难道……难道……也许是平时没有仔细留意过妈妈的长相,也许是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这样的表情……总之,我

迷迷糊糊之中,我仿佛听到了妈妈在呼喊我的名字……(四)昏天昏地,也不知道谁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

天晚上进房间里的时候,好像是什么也没有穿的,又好像是直接就倒在了床头,那么,把我扶并给我盖上被子

我闭上眼睛,想象着昨天晚上妈妈看着我赤裸的身体的样子,那时她喝醉了酒,而且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又被我

摸了,那她给我盖被子的时候是清醒的还是迷迷糊糊呢?一定是清醒着的,否则她怎么能够扶的起我?

一条条褶皱,勾勒着不住颤动的臀部的曲线,让我甚至能感觉得到那两团丰腴的圆形是那么的充实和柔软,我觉得

所以说,能勾起男人的女人并不一定要穿的很少,能称为的女人也并不一定要脸蛋和身材一样完美。

她回来?难道自己心里……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路,我赶紧走到电话前,心想是不是妈妈遇到了什么

回来了?可欣回来了?她从哪里回来了?好像她来自另外一个星球,又好像在我的生活中,她从来都没有走。

「我……我有空,你……你在哪?」我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我从不相信我跟女人说话时会结巴,但

是,现在我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自己的声带摆平,因为跟我说话的这个人不是女人,而是我生命中的天煞魔星。

在我拿着听筒发了十几分钟呆之后,突然一下跳了起来,一下冲进卧室,拿了条皮带绑在腰上,又找了条领带

拴在脖子上,再到厨房里用手捧了几把水洒在头发上,然后就直接冲出了门外……(五)以前第一次来「CT咖啡

台布的颜色还是那种熟悉的色调,咖啡杯还是那种异国风情的形状,二等咖啡还是那种物不美价不廉的香浓。

我充满伤感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笑意,一边拆开那包万宝路一边说:「人真是奇怪,为了不让他们赚我这五

块钱我就可以出去到两条街之外的士多店去买;但是为了喝这在超市里只买十几块钱的咖啡却又大老远巴巴的跑过

可欣听出了我话里面的含义,眼睛盯着咖啡杯看了好一会,然后说道:「行了大哲学家,这么久没见,一见面

「你还好吗?」「你有新的女朋友了吧,是不是没有我漂亮呢?」「伯母身体还好吧,这么久没见,不知道她

五天是很容易很快就过去的,比如说你每天白天就对着电脑看,晚上再去酒吧喝个烂醉,第二天起来再

唯一让我能够感觉到我是过了三百六十五天的,就是每天晚上那情节不同的梦境……「你怎么胡子留这么长啊,

多久没有剔胡子了?」「头发搞的跟鸡窝似的,想在里面孵鸡蛋啊!」「镜片怎么又厚了这么多?好在你鼻子比较

我也不想这样来见你的啊!但是刚才准备刮胡子的时候,发现你给我买的剃须刀已经生了锈,想梳一梳头发,

又怕把梳子弄断了,想把以前超薄眼镜换上,但是换上后我发现我分辨不出哪个是出去的门哪个是厕所门。

果然是有些不一样呵……不会吧,还带着那条五块钱一条买二送一的手链啊,跟你手指上那颗比咖啡糖还大的钻戒

直到咖啡喝完之前,我们一直再也没有说话,只是将那包万宝路一根接一根的抽,吐出一条又一条粗粗细细的

我愣了一下,看着她面前空空的咖啡杯,说:「你……你还有时间吗?」我这才发觉连她这次为什么回来,回

可欣喝了很多酒,我第一次发觉原来她的酒量这么好,因为最后她买单的时候居然还能算的清楚服务员找的钱。

有人说身体里的酒精浓度跟现实世界的真实程度成反比,跟荷尔蒙的分泌量成正比,这句话一点也不错。

是她提出要去我家的,本来我是想和她在「寂寞城市」的厕所里面解决的,但是她说她怀念我的那张床。

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妈妈是否还是像以前一样在沙发上熟睡,我和可欣就已经迅速的在床上一丝不挂了。

我们的嘴终于分开,而滑向对方的身体,以近乎于有些粗暴的方式亲吻(或者说是咬)对方的每一个部位,直

当我的嘴里充满了那久违了的味道的液体的时候,我将武器从她的嘴里抽了出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

入了她的身体,开始了我像野兽一般的冲刺,疯狂的乱捅,仿佛躺在我身下的人并不是我心爱的女人,而是一个仇

可欣的叫声很大,也很痛苦,就像我的每一次冲击都刺中了她的要害,这更加刺激了我的,那种征服的欲

记不清今晚有了多沙次的,只是记得最后一次将我身体里的液体注入到她身体里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怎么起来也不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欣已经坐在我的身边,她将头靠在我的胸口,说道:「这么好,

可欣锤了我一下,说道:「你好坏!」我将杯子放下,将她的衣服解开,说道:「不让我给你喂奶,那就只有

可欣笑的娇躯乱颤,说:「呵呵……你坏死了,那可不是我的奶,哎呦……好痒……哼……」我伸出手抓住她

另一只乱蹦乱跳的,揉捏了起来,嘴里还说道:「好甜……唔……好香……嗯……这样的早餐可真好吃……哼,

可欣了起来:「你这个坏小子,哦……这样吃早餐……哎哟……你平时,平时和伯母,哼……是不是也是

听到她提起妈妈,我心里突然一颤,立时想起了那晚在床上捏握的妈妈的乳房的情景……那种饱满的感觉,那

在我手中不住变换的轮廓,使我产生了错觉,仿佛现在含住的乳头,就是属于妈妈的乳头……「哎呦……别那么大

可欣索性将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我身体又是一颤,好像连那只手也成了妈妈的手……我的脑海里完全变成了

另外一种景象,我躺在妈妈的怀里,嘴里含着她的乳头,双手紧紧地勾住她的腰,妈妈一手托着自己的乳房,一只

手爱怜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我于是激动了,一只手滑了下去,滑进了她的两股之间,那是一片湿淋淋的丛林……

在温暖的嫩肉之间,我找到了洞口,还有洞口那个小小的突起……我拨弄着那个突起,妈妈激动了,两腿紧紧地夹

住我的手,腰肢不住地蠕动,一股一股的温泉源源不断地从洞里流出来,流入我的掌心……那只温柔的手,依旧在

抚慰我那只充满斗志的雄狮,时而拍拍它的肩膀,时而摸摸它的头,时而抓住它的前腿轻轻地晃动……仿佛是害怕

它的愤怒,又仿佛要激起它的兽性……殊不知能量正在雄狮的身体里慢慢的积攒,积攒……我大叫了一声,腾地站

起身来,自己用手握住那努不可遏的雄狮,要将它的能量释放……我眼前的女人柔顺的跪到了雄狮的下面,双手搭

在了我的大腿上,微微的张开了她艳红的小口,里面还有一条小红蛇在缓缓地蠕动……白皙的皮肤,修长的眉毛,

半闭的凤眼,那是妈妈的秀美的脸庞……我再也忍不住,嘴里轻轻叫了声:「妈……」……火山终于爆发,岩浆汹

涌而出,喷射到了她的嘴里,她的脸颊……她的小蛇也伸了出来,仿佛毫不畏惧岩浆的滚烫,又好像在接受滚烫的

沐浴……门突然被打开,就像是晴天霹雳,因为我看到了妈妈一个手提着塑料袋,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两个……我

就像是掉进了冰窖,低头看下面的那个女人,是可欣,秀美的脸庞上全是白色的液体,脸颊却红的像西红柿,我终

我赶紧从沙发上找到裤子,发着抖将它穿上,没想到由于太紧张,拉拉链的时候竟然夹到了那里,痛的我大叫

但奇怪的是,这次她走的时候,我居然没有那种不舍得的感觉,甚至连以后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之类的想法也

很想从妈妈的这个眼神里面分析点东西出来,但是我做不到,因为包含了太多东西的眼神,你根本不能够断定她是

手上拿着一瓶红花油,心念一动:妈妈要给我敷药……妈妈面无表情的坐到我身边,以很平静的语气说道:「伤的

妈妈的脸上稍微红了一下,但表情还是很平静,在手上倒了些药油,搓了一搓,然后一只手将那条软蛇扶了起

的感觉,但是现在却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先是一丝丝的清凉,然后就是被略微潮湿温暖包围……那是一种很

有亲切感的温暖,很有安全感的包围……也许是为了缓解我的东西在她手里慢慢长大的尴尬,也许是为了引开我的

注意力,妈妈打破了沉默,问道:「可欣怎么回来了?」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昨天她给我电话,我就出去

我心里大是奇怪,又看见妈妈好像有点害羞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妈妈害羞,于是赶紧说:「那是什么

不住妈妈丰满的,以至于绝大部分都一览无余,但是却将她略有下垂的曲线很好的托了起来,从而显得是那么

是T型的,也是仅仅指能遮住最不应该露出的部位而已,丰满的臀部简直就是赤裸着的,上连着网状

在受到了惊吓之后,我的那根东西重新又开充血、坚硬,倒不完全是因为见到妈妈这样的穿着,而是我想起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妈妈穿这个是为了给我看吗?她为什么要给我看?难道……妈妈看见了我下面的反应,脸上的表

忘记了……其实昨天是你的生日,也是我的母难日,所以我要买一件送给你和我的礼物……想来想去都不知道买什

「本来我还买了很多菜,还有红酒,想好好的跟你庆祝一下,庆祝一下这个属于我们的节日……但是没有想到

「妈……别说了……」我心情激动,不禁伸出手搂住了妈妈的腰,但是一碰到她半裸的身体,我就有些后悔—

—我不应该这么唐突,这样的姿势搂住妈妈,不但是对妈妈不尊敬的亵渎,而且也很可能因此破坏了我们之间

没有想到的是,妈妈居然顺着我的手势凑近了我,温暖滑腻的肌肤贴近我的胸膛,轻柔的说道:「你这个坏小

妈妈突然将放在我腿上的那只手勾住了我的腰,柔软的贴住我的胸膛,将嘴凑向我耳边,缓慢而温柔的轻

声道:「你知道吗……妈妈昨晚一直都没有睡……一直都在等你回来…妈昨晚就坐在沙发上……身上就穿着这套内

我脑子里越来越混乱,不敢确认这个情景是否真实,颤声道:「妈……你……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妈妈身子似乎扭动了一下,脸颊慢慢的贴上了我的脸颊,动作很温柔,声音也越来越细:「小坏蛋……明知故

问……枉你还能骗那么多女孩子……」突然一手握住了我下面那根坚硬的生命根……我心里终于有了结论,但

妈的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其实……其实前天晚上……你回来的时候妈没有睡……妈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

……你这个小坏蛋……这样给妈妈使坏……但是……你是你又不知道妈妈想要什么……笨蛋……妈已经给了你那么

耳畔的妈妈点了点头,轻呼了一声:「你这个小冤家……」樱咛一声,倒在了我的怀里……我曾想过和妈妈搂

抱在一起的感觉的,我甚至幻想过将我的宝贝插入妈妈身体的感觉,那是一种极度的刺激感,当你身边的女人太多,

妈妈的手指不住的变着握法,也不断变着频率,时急时缓,时紧时松,极富技巧也极其舒服,勾动着我胸中的

那团火,越烧越旺……我已经甚至想要解开她背后的乳罩带了……但是在我的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呼喊:「你不

终于我鼓起了勇气,伸手将她紧紧抱住……那种怀抱着自己母亲的感觉,我无法形容……我甚至逼着自己将手

我突然一把推开了她,拿起了扔在地上的衣服,我头也不回的向门外冲了出去……(八)我没有去「寂寞城市」,

原来不管这个城市里现在这个时刻究竟正在发生多少出肮脏的交易、丑陋的闹剧,这个城市的夜色,还是可以

着电脑写一些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的文字,写上一两万字之后再删掉;我更可以在床上抱着枕头发呆,一发就

马路上的车撞死;我可以在和别的女人的时候不住的呼喊着她的名字;为了她我可以放弃我的事业、我的生活、

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妈妈……那个刚刚躺在我的怀里让我分不清是我的情人还是我的亲人的女人……对于刚才

的做法,我是应该后悔,还是应该庆幸呢?刚才总是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阻止我做不应该做的事情,但是现

在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却又告诉我刚才推开她才是不应该做的事情……她养育了二十多年,她是看着我长大的,

她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她对我体贴周到的呵护,我又为她做了些什么?我又能帮她想什么?我甚是连她对我是哪

所以,在刚才,她说出那番话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我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那是事实,自己的亲生母亲

因为她爱我……尽管这种爱包含了很多很多曾含义……但是,她爱我……爱,多美的一个字?我却亲手把它亵

渎……一阵冷风吹来,我不禁一个寒颤,伸手将衬衣最上面的一个扣子扣紧,然后将揙起的袖子放了下来。

回到家的时候,我没有习惯性地看墙壁上的时钟,我只是看了空空的沙发一眼,然后直接就走进了妈妈的卧室。

我疯狂的冲出了家门,疯狂的在大街小巷里狂跑,疯狂的问每一个人妈妈的下落,我甚至神经质的问那些人知

我从柜子里找出了尘封已久的西装和领带,那是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妈妈在我的生日那天送我的,这套西装用了

当时妈妈一个月的收入,但是记得当时我穿上它时妈妈眼神中流露出来的并不仅仅是看着神气的儿子的那种骄傲的

我彻彻底底的洗了一个澡,然后到八佰伴花了三百块钱给我设计了一个现在很流行的发型,又庄重又带有自己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