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无影刀

春天的午后,一株寂寞的小桃树,默默地开着满树的红花,却没有人欣赏。满眼是迷离的春草,笼罩着雾气,低空里盘旋着几只乌鸦,飞东飞西却无处着落,只是叫声在空气中激荡着凄凉。一处处毁坏倒塌的矮墙,缭绕着废弃的水井,一座座残缺不堪的房屋,已经长满了荒草。

看似结实的屋顶还能遮雨,但是,破败的门窗已经不能够挡风。房门掩着,但透过稀疏的门板,直接可以看到坐在灶堂边老汉的背影,身体一前一后,好像在磨着什么。

“老人家,我是一个走路的行路客,路久天干,腑中有些饥渴,故冒昧向老人家求一碗水喝。”行路客看着老汉的背影施礼说道。

行路客楞楞地看了看老汉,觉得有些无趣,但心里又一想自己只是来讨水喝的,又有什么有趣无趣呢。想着,便走到水缸旁边,舀了一瓢水,一仰脖子,咕咚咕咚地几口就喝下去了。然后,感觉一瓢还不过瘾,便又舀了一瓢,也是几口就喝下去了,之后,才感觉到肚子开始湿润清冽。

“老人家,我走路有些久了,腿脚有些疲困,不知道可否在些歇息一时半刻。”行路客又向老汉施礼道。

“客官自便,不过,天色将暗,老汉家不便留宿,下一个有客栈的镇子离此还有七八里路,还请客官莫要耽误了时间,现在兵荒马乱,不便夜间行路。”老汉仍然没有回头,坐在灶堂边一前一后的动作仍然在继续。

行路客一撩袍袖,便坐在了四脚小板凳之上,马上就感觉腿脚舒服了许多。然后,又把肩上的包袱取了下来,双手在自己的大腿和小脚上揉捏了起来,这样一来又解了不少腿脚的困乏。

“老人家,你是在——?”坐了一会儿,行路客觉得老汉一直背对着他有些奇怪,便看着老汉的后背开口问道。

“哈哈,我已猜到是在磨刀,不过,我进门的时候你就已以在磨了,到此时已经有些工夫了,想必这刀也已经够锋利了吧。”行路客笑了笑说道。

“老汉我一个村中野夫,不识大字,没有见识,不敢闲聊,还是请客官自便吧。”老汉一直没有转过身来,也一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不急,时间还早,在下突然对老人家很感兴趣,不知可否让在下见识一下老人家的真面目,见识一下你手中的刀?”行路客没有听老汉的劝,继续向老汉走来。

“老夫已是一把老骨头,刀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刀,没必要见识,还是请客官止步。”突然老汉说道,声音带了些急促地感觉。

可是,老汉越是这么说,行路客的好奇心就越大,这时哪里听得了劝,急忙快步向前奔了两步,来到了老汉的身后,低头向老汉手中看去,直觉得吃惊不止,寒毛倒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