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被一车人轮流进入 被民工用工具玩的校花公车寻花问柳

他年纪越大,那方面的渴望就越强烈,自从十年前和女友分手后,就一心只为赚钱,到现在快憋不住了。

他年轻时候做过赤脚医生,现在是城里的老神棍,平日里爱忽悠,信的人越来越多,人到中年,结果混出了名堂。

现在的客户王老板房事不行,托人介绍请柳文兵来“气功养生”,一个疗程一个月,这期间就暂住在王老板的三层别墅里了。

那小娇妻名叫花新蕾,人如其名,妩媚如花,柳文兵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嫩啊,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走起路来翘臀两瓣交互上下着,把柳文兵看得心里痒痒的。

只见门口站着的赫然是花新蕾,她现在正穿着一件宽松的花式长袍睡衣,可能来得匆忙,睡衣没有整理好,胸前比较凌乱,露出幽深的线条。

柳文兵忍不住咽了一把口水,心里像是蚂蚁乱爬一般,但还得装作一本正经的问道:“小蕾啊你怎么从楼上下来了,有什么事好好说。”

那腿可真美啊,柳文兵看痴了,他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见过走舞台的模特们有这么美的腿,粉嫩粉嫩的,要是能亲上一口该多好啊。

柳文兵弯腰靠近点查看,目光却不由自主的从红点那里往上移,发现花新蕾的两腿夹缝里露出一抹紫色,还勒得紧紧的,这让柳文兵血管瞬间扩张起来。

如果是以前,他会胡乱卖些“神丹妙药”,赚点小钱。但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他红着眼睛盯着眼前的美人儿,心里有了想法。

你体内阴毒过多,汇聚在一起,蕴藏在皮下,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一旦阴毒爆发,将全身溃烂而死。”柳文兵面色凝重的说道。

“不可能吧,虽然他是不行,但我……我……”花新蕾说到这里变得结巴起来,娇躯抖得厉害,尤其是她那嫩如葱根的右手中指,抖得像是触电似的。

于是他故作神秘的道:“男欢女爱讲究的是阴阳平衡,男女双方缺少哪一方都不行,时间久了气场大乱,身体肯定会出现大问题的。”

“你先坐下来,我给你涂点药水,控制下病情。”柳文兵微笑道,然后赶紧转过身去,从床底取出他的行李箱,打开翻找起来。

柳文兵回头望去,眼睛看直了,心道别看花新蕾的大腿那么白嫩纤细,但脂肪含量少,很有弹性,如果用来夹我的……柳文兵不由咽了一把响亮的口水。

花新蕾心里有些纠结,毕竟红点长在左边的大腿内侧,属于敏感地带,怎么能给男人乱摸呢?但是她一想到病情严重,而眼前的柳大夫又是颇有名望,应该不会骗她,便暂时放下了戒心。

柳文兵心里激动得要命,两手一摸上花新蕾白皙的大腿,便迫不及待的上下摩擦起来,滑腻的触感从手掌传递到柳文兵的心脏,让他身心颤粟不已。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花新蕾的娇躯抖得更厉害了,两腿不由自主的夹得更紧了,一下子就把柳文兵的双手都夹在了腿间。

“你可要想好啊,你这病很严重,而涂药的手法充满玄机,不是你们这些普通人能领悟到的,万一耽误了你的病情那我真过意不去啊。”柳文兵脸皮厚到家了。

只见花新蕾站都站不直了,娇喘吁吁,两手还时不时在左腿上抓着,大腿内侧红扑扑的,上面还有两三道淡淡的抓痕。

“刚才我已经劝你了,只有我的独门手法才有效果,可你就是不听,现在阴毒开始发作了,不过这只是初期,还能补救。”柳文兵摇头叹道。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