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父母亲的离异并非意料之外的事,父亲的年纪,整整大了母亲十五岁,再加上终日忙于工作,自从结婚以来,争争嚷嚷也不知吵了多少年,再加上母亲有一张美艳的脸庞,尽管都已年近四十,但身边仍不乏追求之众,后来听说母亲和一家建商的老板走得很近,父亲在一气之下,终于决定和母亲提出离婚。

其实母亲的外遇是可以被谅解的,追根究底,父亲仍要为母亲的外遇负最大的责任,在父亲眼里,公司才是家、事业才是真正的老婆。

父母离异之后,父亲严格禁止我和母亲联络,就这样,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母亲就像在世上消失了一般。

我按照母亲所说的地址,找到了阳明山下一栋豪华美丽的白色独栋别墅,当我正在门口犹豫不决的时候,母亲从别墅里满脸堆欢的出来迎接我。

母亲身穿一袭白色无袖的连身洋装,轻薄短小的剪裁衬托着母亲窈窕的身材,在加上入时的化妆,根本看不出是一个十七岁孩子的妈,倒像个三十出头的年轻。

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是我的母亲,但一个离婚才一年的女人,如何住得起如此奢华的别墅?再说,母亲一身野艳俏丽的打扮,也是我所从未见到过的。

她引着我进到这栋豪华的别墅里,带我参观过整栋房子,从二楼的阳台上,还可以俯瞰整个台北盆地,景色真是美极了。

原来母亲在离婚之前,就已经和那名建商有了外遇之实,离婚之后,母亲唯一能够投靠的当然就只剩下这个男人。

但他是一个已婚的人,在不愿破坏原有家庭的情况下,她将母亲安置在这栋豪华的别墅里,母亲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也只能委屈成为她的。

住在豪华的别墅里,虽然衣食无缺,但建商却也只把母亲当作是打发时间的玩物,经常是一两个星期才偶尔过来见见母亲,母亲就像住在皇宫里的妃子,只能日夜期盼国王的临幸。

听完母亲的陈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舍之心,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景管物质生活优沃,但精神生活却十分的空虚,身为人子的我,却也对眼前的情况无从助力。

此刻的母亲,就像个历尽沧桑的小女人一般无助,而这时候的我,无疑是母亲在汪洋中唯一能抓住的一枝浮木。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母亲,在临走前,母亲将别墅的钥匙交给了我,并且告诉我,这栋房子的大门随时为我而开,并且还塞给了我一笔为数不少的零用钱。

回到家中,我满脑子都是母亲的影子,对我而言,今天相会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先是母亲几乎变了个人,年轻貌美得连我这个做儿子的都快认不出来了;再来是母亲摇身一变,变成了有钱人的,这是过去我想都不敢想的事,但这一切都已成事实。

突然间,我十分怀念起过去脑中那个朴素和蔼的母亲形象,过去的母亲,一年四季总是身穿简单样式的洋装,鲜少有花俏的衣服,这又让我想起一件事,母亲在离婚后,家中的衣服竟然一件也没带走,现在想起来,母亲似乎有想要与过去的自己决裂的决心和勇气。

接下来的几个星期,我总是趁着父亲加班的夜晚偷偷前去与母亲相聚,母亲也总是准备好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等着我前去共晋晚餐,我彷佛又回到了重前的温馨快乐的家,母亲对我的关怀比起从前有过之无不及,甚是在饭后还放好一池热水让我沐浴,母亲的亲昵举动,似乎在弥补过去这一年的空白。

机会终于来了,父亲为了的一个工程,必须前去广州一个多月的时间,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几乎兴奋得想要狂叫,因为将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可以和母亲朝夕相处、时刻不分离。

就在父亲一上飞机的同时,我已飞奔至母亲怀里,母亲得知此事,高兴的心情更不亚于我,当晚,为了庆祝我们将有一个月的时间相聚,我们在院子里为自己办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

母亲有些尴尬的说:「傻孩子,人是会改变的,特别是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而言,人生已经走到了另一条道路上了。

母亲又感动的流下泪来,眼泪从眼角滑落到母亲酒后泛红的脸颊上,真是楚楚动人,怪不得过去有这么男人拜倒在母亲的石榴裙下,而做儿子的我,虽然终日与母亲相处,却也从来没有注意过母亲原来是这么有魅力的女人。

或许是酒精的催化,亦或是我真的有一股冲动,我突然对母亲起了非分的遐想,心跳的好厉害,手已开始冒着冷汗……

此刻,母亲身上浓浓的酒气加上浓郁的香水味,混合出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味道,我环抱着母亲纤细的小蛮腰,母亲则将胸脯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母亲的双峰,柔软、温润的感觉煞时间征服了我,我隔着母亲薄薄的上衣猛力亲吻着母亲的乳房……

或许我们都醉了,母亲对我非分的举动不但没有加以拒绝,还十分陶醉在其中,她紧闭着双眼,缓缓的扭动着身躯,享受着从胸前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

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我已经躺在一张水晶大床上,看着窗外,才知道已经是接近中午的时间了。

我不知道母亲是在顾左右而言他、还是真的什么也没发生,但我可以确定我与母亲共同度过了第一个夜晚,且往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下午,母亲上街买东西去,留下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无聊之馀,我在屋子里四处游走,东看看、西翻翻,我想了解母亲是如何一个人在这栋大宅中度过这漫长的一年的。

走到母亲的房间,眼前除了一张豪华的大圆床之外,就是满屋子的衣柜,信手打开母亲的柜子,琳琅满目、各式各样明牌的衣物挂满了整个衣柜、其中样式之新潮、大胆、花俏、艳丽、都是我所从未见过的。

怪不得母亲在离婚后连一件衣服都不带走,因为对母亲而言,这些衣服才是衣服,过去的衣服都只不过是遮身避体的布块而已。

再翻开母亲别放内衣裤的抽屉,才一拉开抽屉,里面的衣物立刻紧紧抓住了我的目光,心头也微之一震!

四只三尺见方的大抽屉,摆满了各各样的内衣裤、市面上任何可以找到的款式、颜色、在母亲的抽屉中几乎通通都可以找到。

我随手拿了几件在手中把玩,发觉母亲的,有薄如蝉翼的、有完全透明的、有滚满蕾丝花边的、有小到时么也遮不住的、有开口的、有猥亵不堪入目的,母亲的抽屉里,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小型的内衣裤博物馆,并且收集的全都是让人脸红心跳的情趣内衣。

突然间我心中明白了,母亲为了讨好男人,不惜得每天穿上这些猥亵、的内衣裤来吸引男人的注意,也因此,在不知不觉当中已搜罗了满柜子的内衣裤!

果不其然,我很快的在母亲的床头柜找到了一只皮箱,沉重的皮箱隐约透露出一股神秘的色彩,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打开皮箱的锁,只是从皮箱里钓出来的东西比之母亲的更让我震惊!

假、各式各样的电动棒、润滑油、塞用的串珠、震动跳蛋、甚至还有性用的皮鞭和及皮件……多得我数也数不清。

猥亵的内衣裤、淫猥的淫具、我独自坐在母亲柔软的大床上,想像着在这张床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我迷惑了,我的母亲,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在这一年当中,母亲又是过着怎样的生活……?这一切,都只能停留在我的想像当中。

「可是,那个男人怎么办?他还会过来找你,而且,妈妈现在的一切,不也都是那个男人给的吗?」「我迟早会离开这里,到时候,你愿不愿意陪着妈妈?」

母亲的心意我终于明白了,其实母亲早想离开这个有如监狱的地方,但是一来无依无靠,二来也没有勇气,现在由于我的出现,母亲心中似乎有了另一种打算,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也愿意和母亲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山里过着隐居的生活。

夜里,我辗转难眠,只要一阖眼,眼前就浮现母亲身穿猥亵内衣裤遭男人用淫具蹂躏的画面,几经努力,我还是无法成眠。

起身到浴室上厕所,浴室里的洗衣篮内还堆着母亲洗澡后刚换下的衣物,我突然突发奇想,随手翻了翻洗衣篮,无意间发现母亲今晚刚换洗的内衣裤正静静的躺在洗衣篮里。

鲜红色的小滚着美丽的蕾丝花边、透明的布料上还绣着一朵朵盛开的玫瑰,我翻看着,上还沾有一层白色的分泌物,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腥臭与尿骚味杂陈的混合气味,它像一股天然的催情剂,才放在鼻尖嗅了几下已让我亢奋到了极点。

我一边掏出、一边嗅着母亲的,还忍不住舔起了上的分泌物,微微的酸味从舌尖传到了脑门,说不出的古怪味道,也有说不出的神奇,我满溢的精子早已忍不住喷射淋漓……

虽然我不是第一次拿着女人的,但拿着母亲的却还是头一遭,尽管兴奋的心情再后一就让我回味不已,但却也让我对母亲升起了羞耻之感,感觉上,我已经玷污的母亲的身体,在精神上,我已了母亲千百回。

母亲一身年轻装扮,紧挽着我的手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不注意看,别人还以为我们是对热恋中的情侣。

经过女性内衣部,我无意间看见了一套样式十分好看的内衣裤,虽然与母亲衣柜中的内衣裤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但对一般女性言,却已经是十分的款式了。

也不知哪来的冲动,我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将那套内衣裤买了下来,或许……我是真的迷恋上母亲的内衣裤了,我真的很希望能亲眼见到母亲将它穿戴在身上的模样。

回到家中,母亲一件一件试着刚买回来的新衣服,突然间,母亲发现了袋子里多出了一套女性的内衣裤,还有一张写着:「给我美丽的母亲,希望你内外皆美!」的纸条。

我在客厅里着急的等待着,我不敢预期母亲看见那套的内衣裤之后会有时么反应,但不久之后,母亲穿着一袭紧身的窄裙走了出来。

母亲突然转过身去,要我为她拉上背后的拉链,当我正身手去拉的时候,赫然发现母亲身上所穿的,正是我送给她的那件。

说完,就把自己关在房里,迟迟不肯出门,也不知是真的生气还是害羞,但看得出母亲的内心还是十分欢喜的,想不到一件内衣裤竟也能掳获母亲的芳心!

回到房里,我正想关灯睡觉,母亲突然走了近来,只是让我眼睛为之一亮的是,母亲此刻身上换上了一件粉红色的薄丝睡衣,其透明的程度,只能用「一览无遗」来形容,而睡衣里穿的,正式我送给母亲的那套内衣。

母亲还刻意地在我面前转了个身,由于的设计在背后只有一条小小的细线,只看到一条线从腰间没入她浑圆的臀部缝隙里,然后连到那块包裹着她微凸阴部的小布块上,真是美妙极了!!

母亲很温柔的上前替我盖上被子,当她一弯腰,我还清楚的看见她深不见底的乳沟和坦露在罩背外的雪白乳房。

「我们是一体的,彼此应该是没有任何秘密的,在说,妈妈的身体,和其她女人又没有两样,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就在嬉闹间,母亲的手无意间碰触到我的,说巧不巧,我的小二哥还正因为刚刚看了母亲的模样正翘得半天高,母亲这么一碰,自然感觉的出来。

原以为我到来,已经可以填补母亲空虚的心灵,但从这些徵兆看来,母亲依旧还只是个女人,她同样极须男人的安慰。

夜里,在看电视的时候,我刻意的将身体挨近母亲的身子,并请将头靠在母亲的肩上,装出一副小孩撒娇的模样。

我有意无意的用身体去摩蹭母亲丰腴的胸脯,还用大腿去摩擦她坦露在睡衣外的雪白大腿,起初,母亲只是专心的看电视,对我无里的举动只当是在胡闹,但渐渐地,她也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刻意将勃起的贴近母亲的大腿,并且不停的摩蹭,母亲自然感觉得出来,却也装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仍盯着电视看,但我从她急促的呼吸可以感觉到,母亲对我的身体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透过门缝,我只能隐约的见到母亲背对着房门侧睡着,但侧耳倾听,却听见一阵「吱吱」的马达转动声,我知道那是电动棒的声音,无疑的,母亲正用着假进行,但由于她背对着门,我只能透过从她嘴里断断续续的声来想像她陶醉在快感中的模样…

隔天,母亲接到了一通电话,我在一旁偷听,才知道是母亲的「男人」打来的,男人似乎想到家里来,但母亲为了不让我和她撞见,约了她到外头相见。

不久之后,母亲换上一袭艳丽的打扮出门去,我偷偷的尾随着母亲,只见到她左顾右盼的进了一家旅馆,不用猜也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我沮丧的独自回到家中,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别的男人当成泄欲的工具,想要的时候就随时能恣意蹂躏,做儿子的我却无能为力,内心的痛苦真难用言语形容。

终于,母亲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穿的仍是那套我送给她的内衣,只是身上的睡衣换成了鹅丝绒小碎花,之馀更带点可爱之气。

我温柔的替母亲将一头略湿的长发梳理整齐,还替她来上一段,母亲满脸舒畅的享受着这一切,我建议母亲到床上来以方便,母亲二话不说马上上了床。

就这样,我从母亲的粉颈一直摸到的脚指,双手隔着若有四无的睡衣在母亲肌肤上游走,不但母亲感到舒服,我也渐渐的兴奋了起来……

我虽然试图的让自己睡着,但此刻身旁躺的正是身穿单薄睡衣的母亲,透过窗外的月光,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母亲玲珑的体态,特别是她所穿的,正是那件所送给她的小,从背后望去,彷佛就像尺裸一般,此情此景,又怎么能让我入睡?

「因为我爱妈妈,但是妈妈却为了那个男人,开始穿起了那些的,我每次经过浴室,但见妈妈刚换下来的,心中就不免有一股冲动,难道妈妈只愿意为那个男人穿起这些,却不愿为儿子穿,这不公平。

我知道有那种想法很肮脏,但我就是克制不了自己,我的心肝小宝贝长大了,是个大男人了,而我,也需要男人。

「哪一次我不是幻想着这根冰冷的棒子就是我心爱的小宝贝,但我毕竟是你的母亲,我又能对自己的儿子如何?只能每晚用这没有生命的假东西安慰自己空虚的肉体……」

「老实说,妈妈一直是我性幻想的对象,我用你的,哪一次不是将它幻想成妈妈的……」在一反露骨糗真情的告白之后,我们间在也没有任何秘密,但现在要面对的,却是更大的问题:「伦常关系」。

「不行不行……唉……我还试办不到……我怎么可以和自己的骨肉……别勉强妈妈好不好?让我考虑考虑。

我好奇的打开纸盒,赫然发现盒子里竟是一件穿过的女用,仔细一想,这正不是昨晚母亲身上所穿的那件吗!我颤抖的拿起母亲写的信,一字一句的念着。

既然我们都已经做过最坦承的告白,也无需再像从前一样躲躲藏藏,但毕竟对我的冲击太大,希望你给妈妈一些时间好好考虑一下你的建议,今后,妈妈愿意在「不发生性关系」的前提下,替你做任何事,这算是我着个做母亲的所能做出最大的让步了,如果你也同意了我的建议,就到就到小教堂来找我。

看完了母亲的信,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尽管母亲仍然对伦常抱有谨慎的态度,不愿轻易放弃,但我知道那都只是迟早的问题罢。

我飞奔到小教堂,教堂在山腰上衣处清静的小平台上,平常除了神父以外,鲜有人来,我焦急的寻找着母亲的身影,最后在教堂后方的想凉亭里找到了她。

母亲见到我来,知道我已经看过了信,也同意了她所提出的条件,但此克她仍不禁羞红了脸,默默低头不语。

「怎么我第一个要求就反悔了?这里只有神父,再说,又有谁知道我们是?就算被人看见了,我们也要大大方方的告诉他,我们是一对相爱的恋人。

条件虽然是我开的,但在母亲默许后我竟然紧张的颤抖着……我缓缓的靠向母亲的脸庞,母亲身上浓郁的香水味扑鼻而来,煞那间让我目眩神迷……

原来接吻的感觉是那么美妙,兴奋的感觉,足以让人……我大起胆子,将母亲的舌头吸进口中,用力吸吮、舔舐、纠结、吞吐……

母亲似乎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身体不停的抽搐着,而这快感的来源,或许不是来自我的舌头,而是亲生儿子的侵犯!

我趁着母亲液乱情迷之际,右手已神不之鬼不觉得摸进了母亲的群摆内,隔着薄薄的三角裤爱抚着母亲的……

此刻,母亲的小早已被泛滥的春潮搞得一片狼藉,甚至连大腿内侧也是湿淋淋的,想不到过去端庄贤淑的母亲,竟然有如此深沉而强烈的……

「妈……妈……我的爱人……我好难过……下面……好涨……好像快爆掉一样……求你行行好……帮我……帮我……」

我满腔的情欲,在母亲一阵深吻和爱抚之后,期强烈的程度也不亚于母亲,但有言在先,我暂时无法对母亲下手,只能求它用其他方法来帮我纾解。

母亲用大腿紧贴着我的,隔着长裤上下不停的摩蹭着,说是迟那是快,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我已忍不住射在裤裆里……

她掏掏口袋,发现没东西可以替我擦拭,灵机一动,弯下腰,竟脱下了身上所穿的三角裤,递给了我。

母亲的举动让我又惊又喜,我哪舍得用他它做手帕,因为这对我而言,简直就像旷世珍宝:一见被母亲爱液浸淫过的、一块吸附着母亲精华的神圣布块,我要求母亲将它留给我做纪念,母亲见我欣喜若狂的样子,也只好答应。

一个为了避免尴尬而想出的点子,想不到母亲竟然欣然接受了,也为了因应母亲「不能发生关系」的前提,也只有用爱人的方式才能最直接的与母亲接触。

母亲并不是个的女人,虽然这一年来,母亲有了很大的转变,但她对自己的身体、甚至贞操,都有她一定的坚持,能为我做到这这种程度的牺牲,我想母亲的内心一定做过相当大的挣扎。

为了要当十足的「爱人」,得要有爱人的样子,母亲虽然年近四十,但天生丽质的好条件,再加上精心的装扮,让她看起来就像个三十出头的年轻。

穿起情人装,不仔细看还真会让人以为是情侣,母亲从此可以大大方方的搂着我敞扬在大街上,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

「宝贝,真谢谢你,这几天以来,妈妈彷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就算是在当年,妈也未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街上人潮熙来攘往,母亲紧捥着我的臂膀,将头斜倚在我的肩上,母亲身上的香水味又再次扑鼻而来,我享受着眼前的一切,享受着母亲所带给我着恋爱感觉。

母亲暗藏玄机的对我一笑,拉开上衣的领口,让我瞧她包裹着间挺乳房的美丽说:「我指的是这个……而且……这回让你来挑,如何?」

母亲带我到一家常去的情趣商店,铃琅满目的秀感内衣裤挂满了整间店面,我打量着每一件内衣裤,想像着当母亲将她穿待在身上时的模样……

不知不觉中,我已挑了七八套,每一套都是之极,甚至极端的猥亵与暴露,但母亲仍看也不看的就付了现,显然她并不在乎这些内衣裤的样式,而是我的感受,在她脸上,我彷佛看见了「只要你喜欢就好」。

母亲看着一连七、八套的内衣,虽然这些样式自己也都有,但那些是穿给别的男人看的,而这些,却是要穿给自己儿子、或者说是爱人看的,她反而有些羞怯了起来。

我拿起一套完全由透明薄丝制成的黑色,和由精致的雕花所缝制的给母亲,母亲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将它穿上。

母亲拗不过我,缓缓的脱下身上的衣物……直到一丝不挂,她用手稍微遮住了乳房和,但母亲魔鬼般的身材仍让我看得直咽口水。

我先替母亲戴上了,在穿戴的同时,我有趁机把弄了一下母亲丰腴柔嫩的乳房,发现母亲的乳头正兴奋的充血发硬。

母亲犹疑的放下原本遮住下阴的手,我清楚的看见了母亲浓密卷曲的凌乱的散布在她的神秘禁区上,雪白的肌肤与黑亮的形成强烈的对比,连胯下微微拢起此刻亦隐约可见。

我被眼前的美景摄走了魂魄,母亲见我直盯着下阴瞧却迟迟不动手,更加让她感到羞耻,脸直红到耳根。

我替母亲穿上了,美人加内衣裤,真是相得益彰,我忍不住抱住了母亲,也不管她如何制止,就是一阵强吻……

我们从客厅一路吻到了母亲的床上,两个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才刚为母亲穿的,此刻已被褪到了膝盖上,我以中指代替,不停的穿梭在母亲湿濡火热的中……

「妈……我一直希望……妈妈能用嘴……就算是替代品吧……」母亲也深知我欲火无处宣泄的苦楚,替儿子、她想都没想过,但是,母亲并没有考虑太久,她温柔的替我掏出暴跳如雷的,轻轻的含进她樱桃般的小口中……

我粗大的,几乎塞满了母亲的口腔,母亲像活塞般规律的吞吐着我的,舌头还不停的舔舐着……

一股浓稠腥臭的白色液体射进了母亲嘴里,母亲并不以为意,一口将她吞进肚子里,倒是我有些难为情。

就在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当中,母亲几乎变了一个人,或许这一个星期以来的,又让她重新燃起了熄灭已久的情与欲。

我已一个做儿子的身分,却企图要取代成为母亲的男人,或许是有些狂妄,但这对于我们而言,无疑都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几天下来,从我的主到现在母亲的热络反映,不难看出母亲确实是有些动心了,并且,所谓「不发生关系」的前提根本就是一个天大的藉口,母亲是真心想要我的,只是放不下「母亲」的身分罢了。

「这叫「人肉餐具」,就是双方要用自己的身体当成餐具,将食物送到对方嘴里,至于要用身体哪一部份?就要靠自己的想像力了。

为了示范,我先将一大口的果汁含在嘴里,用自己的嘴当成杯子,再将果汁送进母亲嘴里,这种间接性接触的游戏让母亲感到很新鲜,但却也有些害羞,因为她知道我一定会想出许多猥亵的方法来逼她就范。

光是看见母亲的双乳,就让我有狠狠吸上一口的冲动,更何况还涂上的可口的果酱!我不禁为自己的好点子赞美。

我的舌头,像只贪婪的水蛭,紧紧吸附在母亲的乳房上,我顺着乳房完美的弧线,舔舐着含有乳香的果酱……

母亲毫不考虑的将土司和我的一同含进口中,一边咀嚼着面包还一边舔着上的果酱,一摩擦之下,兴奋的几乎让我差点射了精。

母亲一脸疑惑,但还是脱下了裙子和,一丝不挂的母亲躺在床上,像只待宰的羔羊,我要她先夹紧双脚,然后将冰冷的果汁倒在她的凹陷处。

「滋……滋……滋……」舌尖不停的划过母亲的,冰冷的液体也不断的从她紧夹的双腿间渗漏到里……

但母亲并未阻止,相反的,双腿越张越开,我所幸大大方方的用手指撑开母亲的,猛舔着她那红肿的两片耻肉。

「真是人间美味……我还要……」舌尖游走肉缝之间,我用口封住了母亲整个,吸吮着残留在内的汁液,一股带有果汁酸味、尿液骚味和几根母亲的液体被咽进了我的喉咙,我也真正的尝到了所谓「母亲的滋味」。

「妈妈……你也和我一块吃吧……」我将身体转了方向,母亲躺在床上,而我却头下脚上的的压在母亲身上,采用69的姿势和母亲相互,直到彼此都泄了精为止。

一连和母亲玩了将近半个月没有性的,每到紧要关头,母亲总会用或来让我了事,但逐渐的,这样子的游戏已经让我感到厌烦和扫兴,于是,另一个的预谋又在我脑海中升起……

母亲知道我伶牙俐齿,尽管她心中仍有些不愿,但最后还是在我苦苦哀求之下,答应在我眼前表演如何用电动假来。

要母亲当着儿子的面用假,这可是比裸奔还更令母亲害羞,毕竟是属于私下的个人行为,如今变成了表演,母亲可鼓足了勇气。

我将双手伸进母亲的上衣里,隔着上衣解开了母亲的,为了酝酿母亲的情绪,我得一边爱抚着母亲的乳房,刺激她的乳头。

透过假震动的刺激,母亲的开始湿濡,污渍渐渐地在上晕开,我知道母亲的爱液已经泛滥,一边咬着母亲的耳朵一边催促她赶快行动。

母亲并没有如预期先脱下,而是将往一旁拉开,露出泛红的,调整好位置之后,便缓缓的将假插进自己的水帘洞中……

由于假和真是不同的,光是靠这马达的震动就足以让女人疯狂,但为了看到更刺激的画面,我又从母亲的玩具箱中拿出了一串大小不一珠子。

由于假还在母亲的中不断震动着,一阵阵酥麻让母亲的身体整个亢奋起来,向来最为她所厌恶的串珠,如今也成了想尝试的玩物。

「嗯……嗯……」母亲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但随即又被亢奋的神情所取代,串珠有大有小,一颗颗的被塞进母亲的中,然后缓缓的将串珠拉出、再塞、再拉……如此来来回回不下数十次,母亲在与的双重刺激下,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感受,那皆从前让她深恶痛绝的淫具,如今却变得如此的可爱!

母亲不是个的女人,正如所曾经说过的,在某方面,母亲甚至称得上是个保守的中国女性,之所以有今日,全都要怪罪两个男人,一个是父亲、一个则是母亲的情夫。

但更令我痛苦的事,明知道母亲也需要男人,但却眼睁睁看着她因为血缘与伦常的关系而强忍住濒临溃堤的情欲。

和母亲大玩,虽然多少可以纾解我们的冲动,但最终的目的,其实是想藉此来彻底瓦解母亲的心防。

母亲身穿纯白的紧身无袖背心和短窄群,刻意一身年轻的装扮,要让我们走在街巷向对真正的情侣,母亲的用心,可见一斑。

「我说妈,你每隔两天就要我陪你逛街一回,但我们要不是买衣服就是看电影,好像有些无聊,不如到海边走走吧。

由于不是假日,车上的乘客并不多,我拉着母亲做到最后一排,因为我曾经幻想过在公共场合与女人,公车便是其中之一,但今天我却想跟母亲玩个游戏。

手指隔着薄薄的三角裤不停的抠弄着母亲的阴部,指尖一用力,母亲柔软温润的像两片海绵般紧紧的将指头包裹住。

车上是一个开放的空间,而今天,她又穿了一件短得不能再短、并糗随时都有可能穿帮的小短裙,如果在这个时候,裙子底下一丝不挂、暴露在众人面前,自己最私密的随时都有被陌生人窥视的危险,当人们处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

母亲一双修长雪白的小腿,经常引来其他男乘客的侧目,母亲似乎也注意到了,再想到此刻的小窄裙下已是空荡荡的一片,更让她从头到尾夹紧着双腿。

我看着母亲羞红的脸颊、以及颤抖的双腿,可一想见母亲心中的难为情,但相对的,这种被发现的快感,也是难以言谕的。

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玩具,是一个最新出品的无线遥控震荡器,它与一般俗称「跳蛋」的震荡器没有两样,唯一的差别在于震荡器的遥控器是无线的,而且就掌握我在我手中。

「什么……现在……」母亲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幸好这一带海边并没有太多人潮,我用身上的外套替母亲稍微遮了一下,母亲尽管有些不愿意与不悦,但还是很快的将它塞进内,然后整好裙摆。

我拉着母亲往大街上人潮拥挤的地方走,当来到大街上时,我启动了震荡器的马达开关,煞时间,震荡器彷佛发狂般动了起来,由于整颗震荡器塞在母亲中,母亲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刺激下得当街失态。

我像戏弄小孩般戏耍着母亲,尽管震荡器阵得母亲全身发麻,但偏偏又不能将它取出,母亲又气有恼,但也只能任由我摆布,强忍着!

」在震荡器的刺激下,母亲的有如失禁般狂泄而出,再加上身处在人群之中,让她进退不得,困窘的情况,更胜于刚刚在车上。

母亲终于忍耐不住,冲向路边的公共厕所,不一会儿,母亲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交给了我一颗湿淋淋、黏答答的震荡器,表情似乎有些生气。

小娟是个个性活泼的女孩,也由于太过爱玩,交上了许多坏朋友,经常和男人勾三撘四的,这也是我与她分手了理由。

她会去当公主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她从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上过她的男人又岂止上百?而我的第一次,也是拜小娟所赐。

但事实上我另有安排,因为母亲的日常作息,早在我掌握我之中,而我选的时间,正是母亲从外头回到家中的时刻!因为我要让母亲亲眼见到这一幕。

我告诉她,今天我要的事一个「」,十足的女人,就算演戏也罢,但待会的时候,我要求她要尽情的、疯狂的摇摆……

小娟接客无数,为应付个是各样的客人,她早已学会各种技巧,而演技也跟她的性技一样精采,的声音,甚至可以掀起屋顶。

我躺在床上,小娟则跨坐在我身上,女上男下的姿势乃是由女方掌控全局,小娟不停的狂摆着柳腰,小淫臀一会儿上、一会而下、一下子前、一下子后的转个不停,我只需要静静的躺在那而,尽职的小娟就已经能搞得我欲先欲死!

我一直仔细的留意着门外的动静,小娟的足以让屋外的人也听见,母亲自然听得到,为了一探究竟,她一定会来到房前……

果然,我的房门被缓缓的推开一道门缝,站在房门外的除了母亲还会有谁?妈妈,你仔细看了,这一场精采的表演,全都是为了你!

小娟趴在枕头上,翘起了圆润的小,股间那道已经被干得发红发肿的小依旧魅力十足,正等待着我的蹂躏。

刚才在小娟的一番猛干之后,早已射了两次,但为了母亲,我也只有豁出去了,尽管已经干的有些疼痛,但我还是抓住小娟的猛力的,就连原本以为只是随便玩玩的小娟也对我的强和感到有些意外。

我抚弄着小娟那对不算丰满的,而她则用嘴舔干净我上残留的后,才依依不舍的穿衣离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