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i

***********************************这篇小说是我个人按照《蓝天航空公司》来续写的,现在还在写着。

它的风格跟之前的《蓝天》不同,不算纯粹的恋足文,还包括其他的手段,并且情节性会强一点,谢谢支持。

我的父亲叫燕九鼎,是J省的省委,母亲叫李琴,是某个跨国大企业的股东之一,还有一个爷爷,是某军区的总参谋长,说白了,就是一个金钱和权力结合的家庭。

老实说,我这样的背景,一般来说,毕业以后,到老爸那谋一份工作,混个几年,慢慢升上去,一直跟着父辈的路走……可是我没有,而是选择蓝天航空这样一间不大不小的公司。

我玩过不少女人,,白领,女老总甚至是,我通通都玩过,可是都不怎么满意,直到有一次,我在酒吧钓上一空姐,在调情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淫臭,我的突然就暴涨,那时我才明白,我原来由有恋足癖,还是喜欢臭淫脚。

后来她告诉我,她那脚算不了什么,她有一姐妹是蓝天航空的,那股臭味比她强得多,蓝天航空的臭淫脚多的是!于是,我就决定,毕业以后,到蓝天这里工作。

为了能够更方便我的行事,更容易接触那些臭淫脚骚货,我就托人安排我到乘务部门担任副经理,主管派遣科。

来了几天,做了不少的「功夫」,大概找到一些门路,例如谁的脚最臭最,谁最骚浪,谁最漂亮,通通都记录在我的电脑里面,做了简单的分析,于是我的「后宫」计划开始实施。

王静,我的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她是所有乘务员里面脚最臭最的,时骚浪和样子也是有名的。

而且,我看见她照片的第一眼,就被她迷住了,她并不是最漂亮的一个,但是,她骨子里透着的那种骚浪,却对我有极大的吸引力。

所以,我决定了,她就是我这座后宫里面的皇后!我知道,王静的老公是本公司的机长李岩,我对这个男人有极度的厌恶,谁叫他是王静的老公,谁叫他占用王静的那么久。

晚饭过后,我让人给刚下机王静打了个电话,让她立刻过来,有要事要当面询问,王静只好匆匆忙忙地赶过来。

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王静刚下机,肯定会比较累,如果我直接打电话跟她说,我想和她操穴,她肯定宁愿回宿舍睡觉。

或者回去和她丈夫李岩,我可不愿意再让别的男人享受到那么完美的臭淫脚,而且还是刚下机,憋了好几个小时的极品。

「呵,你就是新来的那位燕经理啊,我还以为是个中年大叔,想不到是个帅哥啊,怎么了,帅哥经理找我有事?」说完,还媚了我一眼,这个。

「哦,没什么,就是听说你在乘务员里面很有名,所以想见识一下,联络联络感情,也好让我更好了解乘务工作嘛。

王静听了,地笑起来:「联络感情?你可真够虚伪的,说白了就是想玩我吧,也好,让你这样的帅哥玩一回,也不枉我刚下飞机就赶过来。

然后直接坐在办公桌上面,一双臭淫脚,一左一右搭在我的肩膀上,并且灵活地用它们来轻轻地「抚摸」我的脸。

闻着这骚美人的臭淫脚,头脑一发热,一只手抓住她的肥奶重重地搓揉,另一只手抓起她的右脚,舌头细细地舔食起来,真是美味无比啊。

」接着,又把那只迷死人不偿命的臭淫骚脚狠狠地啜了几口,用口把她那臭得冒烟的黑色透明脱下来,让那十分有肉感的臭淫脚完全裸露出来,继续舔食,有时还会用舌尖,轻轻地挠动王静的脚板,让她痒得直笑,舒服得起来。

「喔……舔得我……好痒……喔……你个小家伙……喔,好会舔……舔得姐姐……喔……好舒服……好痒……」这一边享受我的舔弄,一边还用她另外一只臭淫脚踩着我的,踩得我的都勃得老高,脸上带着的荡笑。

「当然,不然怎么能够伺候你这个骚货,」淫地笑着,「大美人,你的臭脚真是极品啊,现在我想吃你的,看看有没有你那臭淫脚那么美味可口。

也不等王静回答,直接将手伸进她的桃源,「啊,都湿淋淋了,你真是,被男人舔两下臭脚丫就发大水了,哈哈哈哈。

王静重重地喘着气,娇靥上一片媚色:「咯咯,姐姐就是一个的骚货,被弟弟舔得发大水了,坏弟弟,来,骚姐姐喂你吃。

」接着,主动把的蕾丝脱了,拿着最潮湿的部分,往我的脸上抹,又用食指在自己的上蹭了一下,手上满是晶莹的,然后把食指送进我的嘴里,并且不停地在我的最里面搅拌。

在灯光的照耀下,王静那红色的美穴显得如此淫美妖艳,浓密的因为的泛滥而闪闪发亮,肥美的肉唇一张一翕,好像在哀求我细细地品尝它,阴核就像珍珠一样夹在一片嫩肉当中,一切都是那么地。

看着臭淫脚美人骚媚的样子,我再也忍受不住,把头伸到她的胯下,深深地吸了一口「王静,好香的啊」,接着就埋头享受我的「美味」。

但是我又不去玩弄那小小的至高点——阴核,对王静的刺激拿捏在一个恰到好处的状态,对她的刺激总是在「巅峰」与「山腰」之间徘徊,不让它那么容易得到最大的刺激,吊住胃口,使王静的心中挑逗得像万蚁啃骨一样。

…喔……啊这么会……会舔啊……你饶了……姐姐……吧,姐……姐快……被你……你痒死啦……」王静小嘴裡低沉地娇呼着,身体不停地抖动,抽搐,雪白的大不停地扭动着,看样子像是随时都会一样。

「雪……雪……」我不断地吮吸王静那诱人的,手上的功夫也没有停止,一直在那对大奶以及臭淫脚上肆虐,又把舌尖放进里面搅动,一进一出,不时还退出来再次玩弄最鲜嫩的肉芽,但总是不去碰她的阴核。

我看她已经差不多到达极限的时候,用舌尖往她的阴核用力一顶,「……哦……好棒……不行了……哦……哦……你舔的姐姐好爽……受不了了……快把我吸干吧……天呀……哦……出来了……泄了……」王静的长腿勒住我的脖子,身体不断痉挛,奔流而出,全部送进我的嘴里,把我的和刺激到了极限。

我再也忍受不住,没有等她享受完的余韵,握着自己的顶着发烫的小,用力一挺,「滋」的一声,就把插进了王静的嫩屄。

「啊……你的插的……好大……好涨……美死我了……啊……」王静一边地扭动她的细腰来迎合我的,另一边又把那臭得可以熏死人的左脚送到我的嘴里,右脚就不停地触摸我的脸,真是个贴心的骚美人。

王静卖力的左右摇摆着雪白的大,让嫩屄不停的套着我那根火热粗长的,激烈的动作使得她那长长的乌黑秀发,不断的甩动,胸前丰满的乳房更是诱人的不停的晃动着。

我捉着王静的腰,挺腰让继续在她那敏感骚痒的里快速的冲刺着,王静的穴虽然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操过,可是依然把我夹得很舒服,的肉壁与我的贴得没有缝隙,让我舒爽得连连低吼。

大美人浑身上下已经大汗淋漓,乘务员早已经不知仍到哪里去,凌乱的发丝紧紧地黏贴在幼滑的肌肤上,双眼迷离,樱桃小嘴死死咬住长葱般的手指,喉间发出一阵阵诱人的,样子无比的销魂。

…我好兴奋啊……」我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的欲火,王静给我的快感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这是我以前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带给我的高度。

「嗯……啊……要死了……顶到人家肚子里去了……啊……要死了……好哥哥……好老公……你要干死我了……啊……不行了……又要来啦……啊……」王静终于支持不住,花心大开,大泄特泄起来,蜜部的嫩肉也剧烈的收缩起来,大量的浇在我的上,被她那么一夹一浇,我顿时觉得自己一麻,「我也要来……大美人……让我射到你的……花心……吧……」「喔……嗯……射吧……射死我……这个骚货……啊……好烫……好多啊……」我精关大开,滚烫的阳精像一般通通射进王静花房深处,烫得她忘情地大声淫叫,把她爽得快晕过去。

过后,王静像煮熟的面条一样发软地躺在被两人弄乱的办公桌上,眼神迷离地看着我用手和嘴巴细心地清理她那红肿的。

「我被那么多的男人玩过,但就是你这个玩得我最爽,我的穴眼,我的花心都快被你操烂了,想不到你的现在好像还有力量,真不枉我刚下机就赶来,没让我失望,以后就多点来找你玩,咯咯咯。

我一边舔着王静的臭脚丫,回答道:「呵呵,王静,我看过你的飞行记录,好像你的国际航线也太频繁了吧,怎么,老胡的就这么让你爽?」

「老胡,他算老几?他那身板也就凑合刚好满足老娘吧,要不是他安排航班,让我多飞几趟国际,我才不会鸟他那么多回呢。

「切,我老公那混蛋有了钱,还不是拿去玩那几个卖穴的小新乘,又或者去几趟打打脚炮,我自己用的,都是自己辛辛苦苦赚的,我又那么喜欢花钱,不飞外国哪够啊。

「那好,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去跟李岩离婚,然后嫁给我,我有的是钱让你花,我有的是时间和你操穴,只要你答应嫁给我,而且以后不能让别的男人碰你,怎么样?」

「你?虽然说你才20来岁就是个副经理,但你有多少钱?养得起我?虽然你真的玩得我很爽,但是你这样也太霸道了吧。

「你还不知道我的能耐,我老子是燕九鼎,我妈是跨国公司的大股东,爷爷是中将,想把你们公司倒转再倒转,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我来这里,主要是想找几个臭淫脚美妞,然后跟人玩玩勾心斗角罢了,而且,这间公司,迟早会落在我手上,到时候你就是总裁夫人,除了找别的男人,其他的,还不是你说了算。

「你说的都是真的?那好,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五天之内,你能够不动用你的家庭势力,让李岩主动和我离婚并且离开航空公司,我就从了你,反正你操我又操得那么爽,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你。

「好,一言为定,不过这几天,你不能跟别的男人操穴,只能跟我玩,还有,把你的和都给我吧,我想你的味道都想疯了。

说完,把湿透的蕾丝和臭得冒烟的递给我,然后裙下真空,带着黏糊糊的和红肿的回家睡觉。

王静说不能动用自己家庭的势力,但是没有说不能动用自己的势力啊,哈哈,骚蹄子,上当了,你就乖乖地把你自己和你的臭淫脚送上门好好当我的私有物吧。

第二天,我就以联络感情为名义,请李岩这养的出去玩,他听了以后,哪有不答应的道理,昨天晚上家里那骚婆娘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想操穴,就算平时她在公司里面玩完以后回家也照操不误,昨天晚上竟然拒绝了?!早已经憋了一肚子欲火了,现在总算找到发泄的窗口啦。

」真是个色中恶鬼啊,妈妈桑还没离开,李岩就逮住一个女孩,对她上下其手,等妈妈桑离开以后,更是抓起女孩的小脚猛亲,把小姐亲得娇吁吁。

而我就在众人都不在意的时候,把3次剂量的烈性都倒进李岩的那杯酒里面,然后对李岩说:「李哥,小弟再敬你一杯。

」「好说好说……」看着李岩把加料的酒喝光以后,就搂起身边的女孩说:「李哥,你慢慢玩,我已经结账了,先不奉陪了。

那小姐的脚并不是十分的臭,至少比不上那帮骚货空姐,但是李岩已经是欲火焚身,精虫上脑了,顾不得那么多,舔着脚丫子提枪便入。

「呀……好舒服……噢……插到我的花心了……你……真厉害……太舒服了……啊……哎呦……这下好深……啊……你的好粗……太好了……好棒……喔…

「小骚货,哥哥操得你爽歪歪吧,哈哈哈,哥哥厉害吧,哎哟,你这骚货,还会夹人呢……哎哟……了,……」李岩头脑一片空白,精关大开,射出第一炮。

一个小时过去了,李岩已经泄了5次,再泄下去,可能要泄血了,然而,就在他准备泄第6次的时候,包厢大门大开,一群凶神恶煞的大汉冲进来,提起李岩,往地上一扔,把他摔在地上。

」「的这是我黑龙的女人你都敢碰!?」而那个被李岩干了多次的女人则躲在一边哭得像死了爹妈一样,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不不关我事……哎呦」「不关你事关谁事,的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不甭想离开这里!」那带头的给了李岩一个耳刮子,狠狠地说。

「大哥,你饶了我吧,你……你想怎么样?」「80万,不二价!」「80万,我哪有那么多?」「没那么多?好,我给你一个机会,把你的积蓄都给我拿出来!」「没,没有……哎哟」李岩再受一巴掌。

不一会,有人在李岩身上搜到钱包,从里面拿出一张信用卡,「黑龙哥,喏,看看有多少?」李岩一看那张卡,脸色都变青,那时他的私房钱的卡,他所有的私房钱都放在里面了。

那个叫黑龙的大汉看见李岩的脸色就知道拿到好东西了,便说:「你把里面的钱都拿给我,,够80万就拿80万,不够60万就算60万,剩下的20万慢慢还。

在几个大汉的挟持下,李岩去了多个柜员机,终于把自己里面的40多万都拿出来了,战战兢兢地回到,把钱交给那个叫黑龙的大汉。

李岩这是大叫救命,准备把事情告诉,说了没两个字,又一个耳刮子,「唧唧歪歪的,的我还没说你涉嫌和你还嚷起来了?」

「干什么?当然是啦,哈哈哈……」「啊……」绝望的惨叫声从号子里面传出,可是好像什么人都没有听见。

「别说这话,咱是兄弟嘛,哎,这次你是认真的吗?真是世界末日啊,花花大少看上别人老婆不要紧,可是要结婚就不可思议了。

」「没办法,这家伙的老婆那股骚劲把我都迷得七荤八素了,我太喜欢了,所以,我娶定了,你啊,别打我老婆主意啊。

「嘿,我们的大机长,怎么蹲号子了?」「嗯?你?燕云,是你?是你陷害我?你这个混球!」「别这么说我的大机长,我可是一等良民。

」李岩不顾后庭剧痛,像疯子一样冲过来质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跟你有什么仇恨?!」「没有,只是因为一个赌约而已。

」「赌约?什么赌约?」「是你老婆跟我的约定,五天之内,如果我能够让你自动辞职并且和她离婚,她就肯嫁给我。

」「为了那个大骚货?哈哈哈,你可是十足的傻瓜啊,那个人人操的贱穴值得你这样做?真是个啊!」

「我自然有办法让她驯服,现在只要一句话,你答不答应,如果你答应,我现在就帮你保释出去把手续办好,然后再让你脱罪,如果不答应,我就把你昨晚的‘精彩表演’放上网,你就在这里再唱10年‘菊花台’吧。

次日,蓝天航空公司办公室传来一个大消息:有名的色中恶鬼机长李岩,向公司申请辞职,同时又和乘务长老婆王静办理离婚手续,接着离开公司,不知所踪。

在乘务副经理办公室里,王在我的大腿上快乐地,我抱着她,不断地耸动,把头埋在她丰满的,闻着王静的乳香味和腋下的骚味,这个人都迷醉在臭淫脚大美人的肉香当中。

「嗯……嗯……啊,又来了……啊……好哥哥……小浪穴了……」王静的全数打在我的身上,她本人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躺在我怀里。

「你还真够狠毒的啊,,殴打,爆菊花,一套连环下来李岩还真是认了啊,不过你好像犯规咯哦……嗯……啊……」用狠狠地顶了臭淫脚美人的骚浪穴两下,换来一个迷死人的白眼,我才回答:「我没有犯规啊,你说不动用我家庭的势力,可我用的是自己的势力啊,我是政法大学毕业的,黑白两道的朋友我有的是,需要动用家里的人吗?」

「哼,这次算你赢,便宜你了,老娘这样的极品货色也让你搞到手,等你把我玩厌了,又到哪家的骚货遭殃啊?」「别那么说老婆,你吃哪门子的醋啊,无论我怎么找女人,你都是大妇,我有空就陪你飞,把你操翻天,这总行了吧,还有,你别想找其他男人操穴啊,老婆我都没面子给啊。

」「行啦行啦,我的霸王,上辈子欠你的,老公……我又想你一边操我一边舔我的脚了,好么?」「大骚货,来吧!」……

一个星期以后,公司的办公室再次传出大消息:刚离婚的乘务长王静和来这里没多久的燕云副经理闪电注册结婚!这时众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对奸夫淫妇,那么快就搞上,看来新来的那位经理有些手段啊。

今天,是我和王静举行婚礼的大喜日子,虽然我才26岁,而王静已经29了,让人总觉得有点别扭,父母也问过我考虑清楚没有。

「你都是空姐了,早已经习惯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啦,唉,怕你了,你翘起就知道你想干嘛了,来吧,老公来帮你揉揉舔舔。

隔着淫臭无比的,我用嘴巴轻轻地咬着王静的那几根涂着大红指甲油非常有肉感的脚趾,并且用舌尖点了几下敏感的肉掌。

「嗯……啊……老公真好……好会舔哦……」我咬着臭淫脚,模糊不清地说:「当然,谁叫我的骚老婆的臭脚这么好吃。

我把头伸到美肉之前,醉人的味道马上送到我的心脾,的味道,香水浓浓的味道,还有的就是,也许老婆刚才是去撒尿了,现在有一股浓重的尿骚味,这些味道混合起来,简直就是天赐的恩物啊。

「静静,你刚才去了厕所吗?怎么刚才去厕所也不叫上我啊,让老公我错失欣赏老婆尿尿的美景,可惜啊。

「嗯……啊……哼……老、老公、你好棒……你把……骚姐姐……舔……上天了……我们……结婚……以后……静静……让、让你……看……个够,大便…

听到王静的回应后,我舔得更加卖力,顺势用舌尖亵玩大美人桃源和后庭之间的敏感点,不时还把舌头伸进菊花里搅动,玩得她淫声大起。

…你、你用……舌头……操……我……咯啊……」臭淫脚美人不断扭动自己的身体,嘴里不断发出销魂的淫叫。

老规矩,细心地用嘴巴清理她的之后,我才从婚纱里面钻出来,满身都湿透了,都不知道哪些是,哪些是汗水。

我抓起她的手猛亲,说:「宝贝,我好爱你,包括骚浪,你的每一样东西都吸引着我,放心,我很快会成为总裁,你以后就是总裁夫人。

」但是我阻止了王静的动作,「暂时不要了,如果不小心把射到你这件洁白的婚纱上,我老爸老妈和你肯定把我掐死,等到今天晚上,我要你连本带利一次偿还给我,嘿嘿。

」王静用手轻轻拍了拍我的硕大两下,亲了我一口,「死相,那好,你先忍忍,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刚结婚就迫不及待地想尝尝大妇的滋味啊?你觉得我会找谁?你有什么好介绍?」宠溺地捏捏老婆的秀鼻,我反问她。

「要死啦你,刚结婚就让老婆给你介绍马子?不过呢,我觉得张雅茜挺好,或者刘丽,两个都够骚,况且张雅倩你骚蹄子整天跟我抢飞国外,如果能让她给我舔脚丫,那感觉肯定不错。

「你不同嘛,你是王静,是我老婆,我最爱嘛,好老婆别吃干醋了,下一步,我就把张雅茜搞回来让你消消气,好不?」

「谁说的,你那么骚淫,我哪舍得你啊,来,亲一口,骚婆娘,你使劲发骚,你对我越发骚我就越喜欢,放心,照着你这骚劲,谁失宠都轮不到你。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我跟王静两个人都请了长假去欧洲度蜜月,一路上我们俩当然是疯狂地宣淫,飞机、海滩,甚至是古堡,都留下我们两人「爱的痕迹」。

王静每天都能够享受我和妙嘴的伺候还有浓浓的滋润,而我也可以好好品尝臭淫脚老婆那又白又滑的绝品臭淫脚和两个迷人的仙人洞。

两个人由性生爱,现在王静已经上瘾了,离不开我的至尊级「服务」,并且以前这个对爱情没有什么信任感的,渐渐对我产生了情爱。

早上8点,希腊一间五星级酒店的阳台上,一位东方美人安静地站在那观赏着早晨的海滩,丝质的睡袍松垮地裹住她那令男人不由得勃起的玉体,脸上挂着浓浓的春意,让人看见就会升起把她按在床上狠狠地蹂躏的。

我走过去,从后面轻轻地抱住美人,嘴巴不停亲吻她的脖子和脸蛋,贪婪地吸收她身上的体味:「唔,老婆好香。

「嗯……死色鬼,这么早又使坏,昨天晚上还玩不够吗?」王静对我抱怨,但是却非常老实地迎合我的摩擦。

「骚老婆这么,我这个做老公的怎么玩都不会满足的,而且你这个骚货的身体,现在也是很想我玩你吗?嘻嘻。

「嗯……嗯……啊……好、好舒服……啊……」也许是被我舔得动情了,王静不停地发出,并且用她那可爱的脚趾搅动我的嘴巴,舒服极了。

」王静的淫脚不断地在我的胯部游走着,脚趾温柔地挠动我的,柔柔的趾头轻轻地拨弄早已经分泌出不明液体的马眼。

一次又一次强烈快感的冲击,导致我的脑袋一片空白,大概五分钟之后,在美人儿老婆那双美脚的帮助下,大股大股的喷洒在白嫩的脚背上。

过一会儿,我看时机成熟,便张开嘴巴,含住那朵妖艳的菊花,同时把舌头伸进,快速地抽动,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左手揉捏她的大,右手食指和中指插进。

「好老公,舌,舌头……操……操翻…………呐……你……好……会玩……我……爱死……你了…………坏掉啦」被我弄了一会儿,这个就已经肠液横流,猛喷了,「啊,不行了……要来啦……啊」这个人,来临的时候,的蜜汁像喷泉一样往外喷,同时金的尿液「哧」的一声不停地洒出来,更的是她的不断抽动「噗噗噗噗」地放了几个的臭屁。

」尽管被男人插过多次,但王静的依然勒得我的很紧,像是要把我的所有都要挤出来似的。

「啊,」后庭突遭袭击,王静当然尖叫起来,「要死了你……啊……那么大……放进来……啊……好舒服……嗯……噢……操……烂了……」先是狠狠地怪责我,接着就是的。

王静扭动着又白又肥的美臀,配合地迎接我的,「啊,好……好爽……插进……肚子里……啦……」

「啊,我不行啦……又要丢了……啊……」「我也,老婆,我要射进你的肚子里……啊……」在我的深深地射入大美人温热的直肠里面的同时,滚烫的精华让臭淫脚美人又一次达到,使得大量的淫液像尿水一样井喷出来……

度完蜜月回来以后,王静在我的安排下,尽量少往远的地方飞,一来是我不放心这个骚货什么时候又把我当成李岩,二来作为我暂时唯一的女人,她留在这里给我「解渴」也是应该的。

然而,当我来到蓝天航空公司的第二天,我就看到了吕艳,并且认出当晚那个骚到骨子里的就是她。

敏锐的触角让我觉得有机可乘,于是我就让私家侦探去跟踪吕艳和她儿子的生活,结果不出所料,吕艳果然在和她的儿子李健!接着,我就私下拿着照片去找吕艳,威胁她,让她乖乖听话,如果不服从我的命令,就把照片公诸于世。

「主人,有什么吩咐骚母狗去做的吗?」进入我的办公室,吕艳立刻脱下臭高跟鞋以及解开外衣裙子,像母狗一样爬过来并询问我的命令,动作没有一点的不自然。

我让吕艳给我,顺便脱下她的袜子,边嗅着迷人的臭味,手上不停地在她身上游走,边吩咐她:「骚母狗,我想让你去摸摸张雅茜的底子,五天之内,你要把能够张雅茜的证据交到我的手上,不然就叫你好看。

「怎么啦,骚母狗发情了?」「嗯……嗯……是,骚母狗……发情了……请、请主人……的大……戳穿……骚母狗……的…………」「真是个的女人,怪不得会和你那色儿子起来,哈哈哈哈,别乱动,主人什么时候想就,不用你费心!哼,你的骚脚还真他妈的臭啊……」说着,我便挺起,狠狠地着骚母狗的淫嘴,「呜呜……」

我拽起吕艳,粗暴地撕开臭母狗的的,早已潮湿不堪的被释放出来,隐隐冒起一缕白烟,发出阵阵的气味。

「啜啜……」我吮吸着骚母狗的丁字裤,吕艳的沾在上的被我吸得一干二净,女人的可是不可多得的美味啊。

「你的都不知道让你家那小兔崽子操了多少遍了,一只手指那会疼啊!」我并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

直至现在,能让我怜香惜玉的好像还只有老婆王静那大骚货,可能以后还会有,但吕艳至少现在不会是。

…奴……求你奴吧……」眼看吕艳已经被我折磨得披头散发,眼神迷离,随时要崩溃成为一个只会操穴的花痴的样子,我只好「大发慈悲」,用我的来拯救一下她了。

我一开始就用重击来「拯救」吕艳,子宫都好像要被插穿的样子,她本人自然就被得翻白眼,但是嘴里仍然不忘讨好我,并且口中发出类似母狗的哀鸣,看来吕艳真是有做母狗的天赋。

「主人……你……真厉害…………奴……又……又快要……死……了……哎唷……」吕艳跪趴在地上,肥硕的翘得高高的,蜂腰大幅度地摇动迎合我的进攻。

我的插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深,只幹得她不停往外流着,深处的花心也不停一张一合地猛夹着我的大,这个臭淫脚熟妇干起来真的绝对够味。

「啊啊……哟……嗯……嗯……喔……不行了……又要来了」正在此时,吕艳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我抱起她,重重地连续几次顶到她的花心,忽然一股暖暖的「洪水」猛烈打在我的大上,我被这样一刺激,大脑一麻,「噗噗」滚烫的精华像一样发射道花房深处……

「我的小乖乖母狗,你既然是我的奴隶了,就应该做好自己母狗的的本分,你只是我属于我的,不要让别人碰你,包括你那小兔崽子,明白吗?不然主人以后都不疼你了。

」「好了,回去把我吩咐你做的事情弄好吧,还有,留下你的和吧,你这骚货,脚还是挺臭的嘛,的味道也够骚,主人我还挺满意,记住啊,不准洗脚和你那啊。

老胡这个色鬼,眼看我和王静都已经结婚了,还是整天盯着王静不放,总想找个机会来搞我老婆,幸亏王静那骚货还能忍住,遵守诺言,否则我头上的绿帽子可不是一两顶了。

」来电的是派遣科的吴越,是一个不起眼的职员,上次李岩事件以后,他暗中找到我,让我帮忙达成心愿。

老胡看见进来的是他很久没有操过的王静,看到她那骚媚的样子,还闻到一股淫臭味以后,马上就翘起来。

阴阳怪气地说:「哟,这不是经理夫人嘛,稀客啊,怎么啦,回来不跟你老公玩儿去,来我这小庙干嘛呢?」

看到王静那骚样,老胡马上收回那语气,色迷迷地走过来,说:「呵呵,王静,咱也有两个月没干过了,怪想你那臭脚的,来先给哥搞一脚炮,然后哥把你送上天,嘻嘻……」说罢就往王静的摸过去。

王静往后一躲,笑嘻嘻地说:「胡哥,那可不行,我可是有老公的人,你还是给签单吧,让我老公知道可不得了。

「燕云那小白脸有么好?比你胡哥操得还舒服吗?没有人跟他说,他知道个毛啊?快来让我打一炮,不然你就甭想我安排你飞国外了。

」被老胡这么一说,王静也有点火了,「哟,你胡科还会威胁我咯,我告诉你,老娘就是不吃你着一套,我老公几下就把我给操上天了,你还差远呢。

老胡的办公室里面,早已经被我指派吴越安装了器,对于这些事情,我是一清二楚,平时的录音里不仅有老胡跟别的女人操穴的录音,还有一些可以搞倒老胡的线分钟后,我的办公室门口被推开,不用说,肯定是王静,只有她进来才不会去敲门。

我笑眯眯地看着她,「回来啦,宝贝儿,旅途还顺利吧?」「有什么顺利不顺利的,都飞过那好几趟了,大,这几天有没有想我?」「有,当然有,我都快想死你了,想你的骚样,想你的臭淫脚,想你的大,一想起你就翘得老高。

」王静听了,笑得眼睛都眯得像只剩下一条缝,「那还差不多」,然后熟练地坐上我的办公桌,脱下黑色的高跟鞋,像第一次见面那样,两只臭淫脚一只往我鼻子塞,另一只往我嘴里送,她知道我的喜好。

被我舔了好一阵子,王静的脸红扑扑的,骚媚中带有一点点可爱,虽然欲火已经上来了,但她还是忍住了,「好老公,乖,不要弄了,让姐休息一下,今晚一起回家,然后你想疯到什么时候我都陪你。

薛萍今天刚好飞厦门,杜泽生下班后正准备去刘丽那儿玩玩,却正好遇上派遣科的职员吴越鬼鬼祟祟地从老胡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他喝了一声:「小吴,你在干嘛?」「没……没什么。

」「没什么,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看见吴越的慌张的样子,杜泽生疑心就更重了,忽然,他看见吴越手上好像拿着东西,便一手夺过来,发现是个器。

「老胡,他又咋了?」杜泽生对老胡的印象一向都不好,那厮经常色迷迷地看他老婆薛萍的大腿,还是当着他的面,妈的。

「那天我去刘丽那玩,谁知道刚服老胡那混蛋就来了,他还把我赶走了,操了刘丽以后又一个子都不给,还跟刘丽那骚货说,‘操穴的钱小吴给了,我就不给了’,我气不过,听说老胡经常跟那帮在房间里,就想录下来然后放上网搞臭他的名罢了,杜经理,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好吗?」

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吴越说:「小吴啊,你这是公报私仇,那是犯法滴,不过于私来讲,那个老胡的确过分了,这次我就算了,下次不要再犯了。

然而,当杜泽生离开酒吧的时候,吴越看着他的背影,冷笑连连,然后拨通我的电话:「云哥,事情已经办妥了,录音我已经‘不经意’‘送’到杜泽生手里了。

「啊……你插得真好……了……啊……喔……就是这样……」录音的时间很长,足足有20个小时的时间,这里包含着老胡几天一来在办公室的生活。

杜泽生「听音辨人」,在他听出来的,有老胡的老婆姚玉梅,有那个闻名的骚货赵倩,还有那个美得不得了的张雅茜……听着听着,他听出了他老婆薛萍的声音,妈的,还真搞上了,老胡你丫的够狠。

「呵呵,是陈总,你要的我们公司核心资料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是,没错,呵呵,你那两百万已经到账了,我看到了,谢谢你,陈总,再见。

杜泽生愣住了,他想不到老胡竟然把公司的核心资料卖给竞争对手,看来自己是不仅要搞臭他的名声,还要搞他下台了。

接着的声音更加令人信服老胡是间谍,原来老胡在听完电话以后还在骂着:「妈的陈宇,那么重要的东西才值两百万,老子可是冒着大危险的,娘的……」

今天晚上,由于事情的顺利进行,我心情格外的好,和王静到本市最好的西餐厅——夜梦西餐厅小小的浪漫了一把,用餐期间还让老婆大人给我来了一回脚炮,爽得我胃口大开。

「你要死啦,那么猴急干嘛,刚才不是给你来了一次嘛,喂,你也老娘去一趟厕所洒泡尿先再操啊……」听到王静说想去小便,我的就翘得更欢了,的笑着说:「嘿嘿,那更好,美人儿,让你亲爱的老公好好伺候你。

」说完,我就躺在地上,让王静的大坐在我的脸上,然后用嘴巴熟练地拉下她的蕾丝,嘴里还「啧啧」地品尝沾在上面的。

王静的开始蠕动起来,「哗……」,一股金的尿液自王静那完美的性器里的尿道口中激射出来。

美人尿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啊,王静的美尿很骚,但是我非常喜欢这股迷人的尿骚味,所以就大口大口地喝着这些「圣水」,西裤即使再宽松,也把暴怒压制得很疼。

大概半分钟过去了,王静终于把骚尿都洒完了,我也一滴不剩地把对于我来说「香甜无比」的「圣水」喝光,还意犹未尽地把那淫妇的舔干净。

「嘻嘻,好弟弟,姐姐的尿好喝不?」这骚货,看见我的如此暴胀,还不断用摩挲我的脸,拼命用语言来勾引我。

「嗯……嗯……啊……噢……太棒了……」王静的非常敏感,仅仅几下,我的舌头就让她霞飞双颊,,动听的声不断向我的耳朵传来,可以看出,她已经获得巨大的快感。

嗯……」也不待我的同意与否,把一只极臭的嫩白淫脚塞到我的嘴里,解开我的裤链,放出我的巨龙后,用肥美的阴部把它包裹起来……

坏蛋……被你了」「……老公……我爱你……老公……你真好……」在我的挺动之下,臭淫脚美人开始语无伦次。

「啊…………好爽……喔……啊……骚货的花心让你顶的了……啊好麻……好爽……嗯……我了……喔……快再来……啊……要来了……」忽然,我的一凉,原来王静的已经离开了,再次向我的脸坐来。

过了大概10来秒,老婆的才排放完,她笑嘻嘻地不说话,拿手沾了一些涂抹在上,「哼」,闷哼一声,我的就滑进了松软迷人的臭了,噢,真他妈爽啊。

「哦……好涨……哦……」臭淫脚美人睁开双眼,向自己看去,看到我的大插进了自己紧凑的了,并在继续的向内插入。

而王静本人就觉得从的深处传来一阵阵的强烈的不同与屄洞快感的充实的和强烈摩擦带来的无比的快感!

「嗯………………被……操坏了……噢……啊……」我们俩又疯狂了10来分钟,在王静被操到第三次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精关大开,大量的输进大美人的直肠。

我赶紧安抚好美人儿,「你别怕,我不会跟你计较以前的事情,而且你今天的表现令我十分满意,所以我才那么高兴来‘伺候伺候’你。

」「你怎么知道……」我神秘一笑,「这个你不需要知道,反正那个今天惹你的家伙蹦跶不了多久了,好了,我们去洗个鸳鸯浴睡吧,乖宝宝。

我抱着浑身散发女人香气的美人,通过电脑来观看我在孙雨办公室安装的闭路电视传输回来的「大戏」。

只见孙雨那老淫货不停对着老胡咆哮:「的老胡,老子对你不薄,你竟然对老子倒打一耙!?的给我滚!」老胡脸色惨白,说不出一句话。

而告密者杜泽生,则在旁边阴阴嘴冷笑,还阴阳怪气地说:「老胡啊,我这回也不帮你了,你犯的错太严重啦。

「妈的,这老货还挺横的,孙总,这老货虽然可恶,可是他老婆姚玉梅可是个不错的臭脚淫妇啊,要不把他老婆搞上手,给你解解恨。

「老杜啊,你还真是知我心啊,嘿嘿,姚玉梅,不错,不错,这娘们,老子吃定了,哈哈……」「嘿嘿……」

一边看戏,我一边给王静说明这场戏我是如何策划的,当然,我没有把我的卧底——吴越说出来,那是我其中一张底牌。

」我陪笑着讨好王静说:「好老婆,你的亲亲老公我不来点什么招数,能抱得你这个绝色臭脚大美人回家吗?乖哦,不要发小脾气啦,来,让老公给你赔个罪,好好舔舔你的美臭脚。

「遵命,老婆大人,老公我还要好好舔你这美得出水的脚丫子一辈子呢,嘿嘿……」「死相……」又跟我亲热了一会,王静才离开我的办公室,临走还不忘抛给我一个勾魂的美艳,把我迷得啊。

老胡被解雇以后,为了表示感谢,杜泽生特意推荐吴越那小子接替老胡的位置,大有将吴越收为心腹之意,于是我就告诉吴越,让他将计就计,接近杜泽生,掌握他的死穴,同时也好让他更好亲近亲近薛萍那,为以后的计划打下基础。

与此同时,我也展开了猎取张雅茜的行动……根据吕艳反馈给我的信息,张雅茜身体非常敏感,不经挑逗,让我先不停挑逗她,但就是不让她,应该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昨天晚上,孙雨打电话给我说是让我去一趟泰国那边处理一些事情,可我总觉得他没安好心,肯定是以前饱尝王静的甜头,今天想重温旧梦。

她倒是嬉皮笑脸地跟我说:「嘿嘿,小老公吃醋咯,放心,你姐姐我肯定乖乖的,要不我关上手机回爸妈那住几天,哦,还有,好像张雅茜那小骚货今天也好像在你那个航班上吧,快点搞定她,老娘可真是想尝尝骑在她头上的滋味。

刚登上机舱,就看见张雅茜那骚货,那媚样可真是浪极了,趁别人没注意,在她圆滚滚的上轻轻地捏了一把。

那浪货被吓了一下子,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只有我才能听得到的销魂,然后再用那双充满电力的眼睛媚了我一眼,把我的都媚得翘得老高。

飞机起飞后,张雅茜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我的旁边走过,那妙臀经常在我眼前一扭一摆的,像个熟透的大蜜桃一样,真他妈想咬上一口啊。

饶是我玩过各种女人,我也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发呆:只见张雅茜坐在厕所板上,衣衫不整,裸露出半边美体,下边双腿呈人字形大张,门户大开,一只跳蛋正在可爱的小里颤动着,一手扶着盥洗台,另一只手不停地玩弄肥美的,不时还把纤纤玉指放进嘴里,样子简直比得上王静发浪时。

我不是没有和王静在飞机上操过穴,但是那次空中我们俩还是有些顾忌,而不像张雅茜这样赤裸裸的勾引。

我扮成严肃的样子对张雅茜说:「张雅茜,在工作时间,你这样是违规哦,你不怕我这个乘客投诉你吗?」「我的燕哥哥,你一上飞机就吃我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hbyxsb.com